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源賴政&獅子王)只如初見

說好的還願文來啦!開頭時間點是在赤松氏生活的時候,太久沒碰刀劍亂舞了,實際寫起來變得有點生疏(汗


正文


「跟我說說你以前的故事吧。」

「什麼?」

「在源家、關於你最愛的那個爺爺,什麼都好。」

「為什麼?」

「不知道,可能是浦上氏那老傢伙最近頻頻接觸細川勝元,讓我們可憐又可愛的小家督只能被迫選邊站,未免最後我們真落得無處可去的境況,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從現在開始擇木而棲了嗎?說起來,你不覺得細川那老頭似乎看上我們小家督的美貌,打算把他進獻給義視殿下?畢竟有了持貞這個前車之鑑,難保那幾個老傢伙不會真的做出賣主求榮的事。」

「你想太多了,赤松家只是歷代都有從庶子中挑選質子送到將...

準備來還願辣!

臉黑一直堵不到真劍的鬼女小獅子,唉。

發個毒誓,若是抓到鬼女獅子,就寫個刀亂(?)的小獅子與賴政的故事。

(獅子王中心)三封書信-序+續(一發完)

之前在第一波極化短刀時有放過一篇腦補的獅子王的故事,雖然只有上半部,但當時因為某些原因,最終還是刪了,昨天在整理文件夾意外想起這篇,想了想還是把結局略微修改決定放上來,畢竟也不知道這個坑能待多久,就當作是為了現在那麼喜歡的獅子王做的一點小貢獻,希望有更多人能喜歡他。不過自知文筆拙劣,能不被噴就不錯了XD

此篇為獅子王極化修行腦補,OOC有、過度腦補也有,請腎入。

正文


得到和門內低聲應答的首肯後,獅子王恭敬的應了一聲,隨後便拉開和門進入,靠著矮桌盤膝而坐的男人透過鏡片默不作聲的看著甫踏入後就始終低眉不語的付喪神,他在心中忍不住歎息一聲,拿下掛在鼻梁上的眼鏡,揉了揉疲憊的雙...

鵺與獅番外02

想了想還是決定將合本的後半部份放出來,免得沒看過的人不理解最後一章在說些什麼,一樣,有任何不妥會再刪除

第12章傳送門: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cfb1bd9

正文

「近日的童子切很不平靜。」

獅子王看到源賴政闔著眼,交腳坐在蒲團上轉動著佛珠說著。

 

治承三年,源賴政出家改名真蓮後,家主之位由嫡男——源仲綱繼承,這時正值秋末,主宅不遠處的佛堂還在興建著,寧靜的午後還偶有聽到工人建造而發出的吵雜聲響,獅子王端坐在案桌上遵照源賴政交辦的課業書寫著,聽聞,他舉著毛筆呆愣在地,源賴政也不理會,繼續接口:

「真該說不愧是曾經...

(修改後重發)鵺與獅12 END

※12章的後續番外傳送門: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cfb8a3e


「這個字收筆不對。」

這麼說著童子切就將獅子王手下的宣紙抽出,不由獅子王反應,隨後就揉成一團丟進角落的廢紙簍裡。

獅子王也沒什麼表示,拿過桌上一疊厚厚的宣紙,抽起最上面一張紙,就對照著孫子兵法的內容繼續悶不吭聲的抄寫。


這個狀況持續已有數月,似乎是對這沉悶的環境的默認,從源賴政決定入道開始,他們兩人誰也沒想過要改變這種無言以對的相處方式。比起宅邸冰冷而壓抑的氣氛,與嫡子們每一句話彷彿都踏在脆弱而易碎的薄冰上的言行,此時與獅子王的相顧無言,反倒更體現在洶湧暗...

看看一年前的我所妄想的小烏丸,在對比今日的實裝,實在是格外諷刺。

(燭俱利、鶴俱利)誰與你同深淵中對望 不負責任番外1

最近被生活虐成狗,隨便寫點什麼讓自己輕鬆點吧,唉


正文


「尼采曾說:『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在我年幼時,我總害怕床底下的怪物會趁我熟睡時悄悄吃掉我;或是當我因為一件事而開心得大笑時,冷靜下來後會發現這一切不過是一場騙局。」



當鶴丸國永把最後一件衣服放進行李箱而鎖上扣鎖後,他轉過身對著始終促立在門旁看著他的大俱利伽羅咧嘴一笑:「每位看到你的醫生對於你的清醒都認為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我想他們是對的,畢竟可沒有一位植物人在清醒過後對於自己昏迷一年之久感到無所謂,甚至睜著那雙大眼瞪著辛勤幫他整理行李而浪費一個上午的善心人士...

(修改後重發)鵺與獅11

拖太久了,很多想法都跟之前不一樣了(汗)


正文


「獅子王,幫吾磨墨吧。」

「是,爺爺。」獅子王乖巧地應了一聲,一腳踩上為了讓他與高於桌案而備置的踏椅,拿起一旁放置的石磨就開始低下頭在硯臺上有規律的磨起來。源賴政默不作聲,只偶爾在獅子王失去耐心開始胡轉亂轉時低喝阻止。

「磨墨時切勿不可心浮氣躁,放鬆心情,需以自然輕鬆的態度以同一種方向同一速度來回磨墨才可。」

「是。」

源賴政盯了他半响,看著獅子王在他的注視下忍不住神情緊張的磨著墨,俄而他調回頭,抬起手繼續完成未盡之事。

但半個時辰過去,他終因思慮過重,嘆了口氣後便放下手中的羊毫筆。
「?」獅子王奇怪的抬頭看著他,但落入眼簾的...

(燭俱利、鶴俱利)誰與你同深淵中對望02 END

同樣又是個在資料夾躺太久的東西……

正文

老人有一雙枯燥的雙手,就像所有年近遲暮之年的老人那般,歲月總會無情的帶走人一生最重要的東西,比如說青春,比如說人生。他在晚年的時候早已退休,偶爾在福利機構裡擔任義工,做著“或許很重要,也或許不怎麼重要”的工作打發餘生,只是比較特別的事比起與他同期退休的鄰居,他選擇的是到住家附近的私人醫院裡擔任花園園丁,也因此在用餐過後午後的涼風造訪整片大地時,他總會遇到那位皮膚黝黑的小夥子柱著拐杖,身形不便的漫步在人工草皮旁的小路上。

「午安,先生,用餐還愉快嗎?」
這個時候老人總會先打起招呼來,比起要對方先問候,要讓他開口似乎更讓他感到困難。

果不其然,在老人...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