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那個房客10(AU、團兵)

哈德遜太太在這個新年病倒了——很突然地,但事實確實是如此,老太太的關節炎時好時壞,只不過在她唯一的兒子死在軍中後變得更嚴重了,艾爾文一直都知道,所以在與莎拉離婚以後他才會毫不猶豫搬到這間曾經度過漫長的學生時代的公寓。

里維則是感到非常錯愕,畢竟這位和藹的老太太會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打掃公寓門口,她充滿熱情,時常帶著烤好的藍梅派分享給這棟樓的所有住戶,沒有人會不喜歡她,同樣的,她也關心著所有的人。

但此時,剛過完一個溫馨的聖誕節,閉著眼睛迎接新年的來臨,大家彼此互道新年快樂的時候,這位向來硬朗的老太太卻病倒了,見慣生死的里維還是覺得有點傷感,他低頭看向身旁強忍傷心的阿爾敏,伸手揉亂他的頭髮,柔軟的觸感在指縫間流竄,他有點喜歡上這種感覺。


「別在她面前露出這種表情,你應該讓她開心的。」他面無表情的說。

聽到這句話,站在旁邊的艾爾文驚訝的轉過頭瞧著他,他看見阿爾敏擦掉眼眶積蓄的淚水,走向病床前握著老太太的說,堅定地對她許諾她一定會好的諾言,老太太露出慈愛的笑容,撫摸阿爾敏的手佈滿皺紋,阿爾敏把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龐,埋頭緊抱著她不發一語。

艾爾文對著里維的方向露出微笑,里維並沒有看著他,但他知道里維接受了他的善意,因為他看到微微的泛紅出現在里維的耳根上。


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護士小姐探頭對著矗立的三人輕聲道,老太太關節炎復發外加流行性感冒,必須早點休息,請他們明日再來。艾爾文點點頭,牽著依依不捨的阿爾敏往外走。里維低頭輕輕的在老太太的頰邊獻上一吻,老太太努力地笑著說里維先生如今也學會了西方國家的禮儀方式,里維有點窘迫的抿著唇,艾爾文笑著說面對一位善良美麗的女士獻上仰慕的親吻是必須的,老太太更開心地說:我可不年輕了。艾爾文卻篤定地說,美麗是不分年齡的。


里維有些恍惚的看著他們,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太太,一位男人,一位小孩,他覺得他們這樣很像一個家庭。


一個小卻充滿溫暖的家庭。


他看向艾爾文的側臉,彷彿漂泊很久的心終於找到靠岸,明明認識不到一年,他卻有種,自己已經跟這男人生活了很久很久的感覺,就像那個陪他度過童年,一同生活了前半輩子的男人還沒死,他忍不住笑了,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


一種真實而美好的滿足。


他以為沒人看到他的笑容——畢竟自己只是在心理想,可沒有打算說出來,但艾爾文看到了,還把他記在心上。


所以在護士小姐不耐煩的眼神催促下,他們一同走到醫院專用的停車場,艾爾文喊住了轉身走的里維,輕聲對他:


——我知道我們彼此認識還不到一年的時間。

——哈德遜太太的事我感到很傷心、很難過。

——我知道你也是。

——你知道,其實哈德遜太太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所以你能留在這裡,陪著哈德遜太太、陪著我與阿爾敏,以我家人的身分嗎?





好啦我知道這種表白方式很爛,但兩個都是上了年紀的大叔(其中一個還有小拖油瓶)就別為難他們了~XDDD

评论
热度(4)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