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修改後重發)鵺與獅03

弱弱的想問句若是此本出書會有人有興趣嗎?因為我真的很想明年CWT社團入場啊!但考慮到獅子王非熱門角,且此文又是無趣又沉悶的歷史向作品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我寫文的速度辣,覺得明年社團入場的機會真是各種渺茫啊TvT(重點是這個!?

正文

穿越市集,漸漸的人煙愈發稀少,到了最後竟只瞧見偶有路過的守衛正巡視周邊,到了賴政這代,源家雖已日趨落末,但身為貴族血統的他們依然是皇宮侍衛恭敬的對象,掛在馬車上頭的旗幟飄揚著笹竜胆,也或許是得了天皇的命令,馬車一路暢通無阻,直至越過護城門,巍峨壯闊的皇宮屹立在眼前。

獅子王安靜的窩在源賴政懷裡望著車窗外,樹的陰影因為馬車的行進照射在臉上的時候而變得一陣一陣,他對這裡並不陌生,當初他就是在這裡被源賴政從鳥羽上皇手中恭敬的接過,他不知道他是為了源賴政而特別打造的兵器,亦或只是皇家委託工匠打造的一把無銘刀,他雖出自於皇家但於這裡感情卻並不深厚,反而對源賴政的感情更為親近些,為此他曾詢問過童子切這是為何因,但得到的答案卻是他用近乎淡漠的口吻告訴他“這是刀劍對主人天生下來的情感”,他不甘心他對賴政是這麼“膚淺”的感情,但卻對此說法無從辯駁。

 

「就快到了。」他聽到源賴政輕輕的呢喃聲。

 

他感受到源賴政從喉嚨發出的陣音在胸腔鼓動著,透過他的耳朵直直傳達到他的腦海裡,他非人類,做為兵器他對主人的情感波動比人類來得更加敏銳,他感知到隱藏在源賴政平靜的話語下是激動的偽裝,在這一刻,他突然想起前一晚就寢後童子切離開房門前轉過身對他說的話:

 

「明日確實不比以往,各方勢力已然伺機而動,若是把握得當…這或許是源家的轉機吧。」

 

他不瞭解這是為何意,但他卻懵懂的認為,是源賴政賜予他人類的形體,只要他願意,他隨時能將這條命交出去。

--------------------------------------------

「源武士,你可終於來了!直到不久前,天皇陛下可是都還在唸叨著你怎麼還不來呢!」

「不敢當、不敢當!能讓陛下這麼上心,實為賴政的福份啊!」甫一下馬車,在宮人的攙扶下,源賴政步都還未站穩步伐就見源雅賴緩緩渡步而來,恭敬的向他行完一禮,聽得源雅賴這麼說,雖明知是客套,但源賴政的心理還是不由得生出一絲自豪感。

 

「哈,若是陛下聽得你此言,必定大悅不已,你可知,你現下在陛下眼裡可是有如你祖上源賴光大人般英俊勇猛啊。」

 

源雅賴朝他擠眉弄眼,他聽得出他話裡的意有所指,這說法讓他微感不悅,但他卻無法對他大聲駁斥。成功的擊退鵺後天皇的身子有如預料般好轉,但是再多的名貴藥材也無法掩飾他每況愈下的底子,各方勢力已然蠢蠢欲動,首當其衝便是由崇德先王派來的平家使者,自擊退那夜過後平家遣來的門人已不只一次拜訪過源家,他雖有意隱瞞,但這來來往往的舉動皆逃不過有心人的眼光,朝廷風氣詭祕難測,一有動作便立即回報到各方勢力,他雖還未屬意投靠平家,但平家似有意似無意的動作自然傳遍了整個朝廷,每個人都在等他的答案,但不論他的決定是如何,他此番的動作必定會為朝廷的平衡投下不小的漣漪。

 

心下感到厭惡,但源賴政還是不顯露情緒的道:「賴政感謝陛下的厚愛,陛下雖現為天皇,但畢竟還是少年心性,崇拜強者也是無可厚非。」

 

「哈哈哈源武士你真是太謙虛了,就算天皇是這麼想,但其他皇子又該是如何看待?」源賴雅忍不住放聲大笑,他一邊說道手還放在源賴政肩上拍打著,源賴政皺眉看著他那隻不安分的手,正想著該如何不著痕跡的掙脫,卻聽得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男音:

 

「這不是源大人嗎?竟然在這裡就能見到您,實在是有緣啊。」

 

源雅賴與源賴政聞聲同時轉頭看向發源地,只見平清盛在侍從的攙扶下緩緩步下馬車,雖已快年屆不惑,但身子看起來著實硬朗,從表面看來也不過剛至而立之年,外表英俊挺立而顯得玉樹臨風。源雅賴忍不住眼神古怪的朝平清盛與源賴政不斷打量,他注意到平清盛口中雖是向他打招呼,但眼神卻是直勾勾的盯著看似不願搭理他的源賴政,他興味盎然的瞧著兩人,最後在一旁平家的侍從都快急得冒冷汗的時候,才終於肯接著平清盛的話繼續接道:

「是很有緣啊,平大人!我跟源武士正好在閒聊著您就來了!」

 

「哈哈哈,那我可來的正是時候呢!」平清盛豪爽的一笑,看向源賴政的眼神更是不加掩飾的露骨:「那不知我可否有榮幸參與呢?」

 

 

「您們二位慢聊。」源賴政終於不著痕跡的甩脫掉源雅賴搭放的手,他雙手做躬,略帶歉意的彎腰向眼前的兩位道:「聽源大人言,陛下有事找在下,未免讓陛下久候,賴政只好在此向兩位告罪了。」

 

獅子王緊緊揪著源賴政衣服的下襬,他敏銳的感受到這三人之前的暗潮洶湧,但他不卻知該如何能幫上源賴政的忙,於是開始暗自焦急。

 

 

 

「你去吧,源武士。」在僵直的氣氛過了良久,平清盛才開口說出今日第一次正面回答源賴政的話:

 

「那就麻煩請你也務必替我向陛下問聲好了。」

 

聞言,源賴政停頓了一下,在接著繼續道:「在下會的。」

 

隨後告罪完後便帶著獅子王揚長而去,但一邊走的途中獅子王卻還是忍不住頻頻向後觀望,於是就見源雅賴對著平清盛說些什麼隨後兩人忍不住相視而笑。

 

 

「源武士果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平清盛忍不住婉轉一笑道:「可不是嗎?」

----------------------------------------------------------------

「爺爺…」

「安靜,獅子王。」

 

聞言,獅子王有些委屈的閉上嘴,源賴政掩藏在寬大袖袍下的手將他的手牽的牢牢的,雖是如此但由於體格上的差異,獅子王還是必須將手伸得老直才能勉強勾到源賴政的手。其實獅子王只是想問問「爺爺您還好嗎?」,因為源賴政看似穩健的步伐下,其實已有被打亂的節奏,儘管前方的宮人目不斜視恭敬的低頭帶路,但獅子王細心發現,源賴政的氣息已不如來時來得平穩。

 

獅子王回想起剛才與源賴政覲見天皇時少年那喜悅卻略顯空洞的眼神,天皇對源賴政的到來很是開心,甚至不顧自己孱弱的身子在宮人的勸阻下堅持要親自接見源賴政,得以可見他對源賴政的重視,但同時他又不由得想起源雅賴那略顯輕挑的話語。

 

「其他皇子又該是如何看待?」

 

原本死氣的皇宮讓他生出的安心感,也不由得染上幾絲厭惡。

 

 

獅子王抬起頭仰望著那在他心中總是顯得高大而遙不可及的主人,他其實很想對源賴政說:「爺爺別擔心,還有我呢!」但此刻的他光是跟上源賴政的步伐就已是跌跌撞撞,滿腹愁思的源賴政又豈敢將他放在與童子切同樣對等的立場上?

 

這也是第一次,他垂下那總是帶著朝氣的小腦袋,對自己無能生出強烈的挫敗感。

小獅子最強大的情敵老平登場啦!!誰都別想阻止我偷偷安利源平!!!!

评论(3)
热度(16)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