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惡搞向、源氏刀中心)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依然是後續篇,請先看過以下文章才能懂裡頭的梗

第一篇: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977e3e6

第二篇: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98240bc

小段子系列,OOC肯定有,不好笑肯定也有

正文

「我說。」伸手觸摸落在眼前的雪花,膝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們是為了什麼而站在這?」


「為了什麼?」髭切斜睨了他一眼。「因為前幾日惹惱了今日負責做飯的刀,而我們就是公報私仇最好的範例。」

「但那顆蹴鞠分明就是你踢的…」膝丸小聲的嘟囔,在髭切銳利的眼神再次掃過來之前他趕緊道:「獅子王,你來這裡前審神者沒有說什麼嗎?什麼都好,就是…我們不用去採買之類的。」

「沒有,他什麼都沒說。」獅子王也跟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的髮絲甚至還落著屋簷下不慎垂下的水滴。「他只對我表示…身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任何時刻都該為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

霎時,一股沉默瀰漫在三人之間。

「我就說吧。」首先打破沉默的是髭切。「我們就是公報私仇最好的典範,他肯定是認為上次年末他跑回現世的秘密是我們三人之中散佈出去的,畢竟他可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被政府知曉而剝奪了下次休假的權利,不為別的,他總得為自己情緒打算一下。」

又一股沉默瀰漫在三人之間。

「那麼,罪魁禍首在哪裡?」膝丸無奈的說:「我記得今劍也清楚這件事的?」

「那個…我說或許,真的只是或許!」獅子王訕訕的舉起手,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之前我與燭台切畑當番時我與他稍微提過這件事,那時鶴丸先生剛好來找燭台切,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在那時散播出去的……」

獅子王述地閉上嘴,他剩下的話語不自覺就扼殺在那兩人恐怖的面容中。

「獅子王!」髭切嚴厲的看著他,他的話語帶著不易察覺的心痛。「你清楚這不是一件能夠聲張的事,面對一台人形廣播機,你怎麼能夠——唔!」

死死堵住髭切的口部,膝丸悄聲在髭切耳邊言語:「這裡是門口,你別說了,哥哥。」

「唔唔唔唔唔唔!(那你先放開我啊!)」

無視那咬在手上的力道,膝丸面容扭曲的對著獅子王道:「那麼今劍跟岩融在哪裡?我記得他們也要一同出發的。」

獅子王無語的看著他們,說實話他認為當年童子切安綱與雷上動口中經常提到的兩個「孩子」,在經過政府的徵召下肯定有某個環節出錯了。

「我敢肯定他們一定是得到了風聲…噗喔喔喔喔……」

「行了,他想報復的一直都只有我們。」髭切淡淡的整理身上的弄亂衣襟,無視了身後那道散發著委屈的目光,他轉頭看著本丸的大門,繼續他義憤填膺的演說:「我強烈要求本丸必須廢除“負責做飯的刀就有權指定負責採買的刀”這項不公平的命令,或許我們能夠聯名上書請求審神者…等等,那是誰?」

獅子王與膝丸同時順著髭切伸手指出的方向看去,他們看到一個人影快速的往這奔跑而來,原本只是漆黑的一點,到後來身形愈加放大,竟是原本“行蹤不明”的今劍。

「薄綠!」今劍一邊跑著一邊愉快的舉起手打招呼,腳下絲毫不受那如“殺人兵器”的木屐所影響。「歌仙說了要我們到田裡摘點新鮮的蔬果為今晚的晚餐做準備!」

「為什麼只叫我!」膝丸悲憤的叫道:「難道你的眼裡就沒有其他刀嗎!?」

獅子王與髭切同時投給他一個幸災樂禍的悲憫眼神。

「歌仙說了若是不願意去採買,他願意“仁慈的”給我們另一個選擇。」沉穩的站定在眾人的面前後,在眾人困惑的眼神下今劍學著當時歌仙兼定的高傲表情說著:

「正巧我新試做的料理需要“一點”新鮮的蔬果做搭配,就麻煩源氏刀的各位去田裡幫我摘點回來了。」

哇嗚,真是仁慈。他們在心裡想著。

「所以我們快走吧。」今劍開心的拉著膝丸快步向本丸的方向的前進,儘管地面濕滑依然沒有阻止他蹦蹦跳跳的步伐。「這麼冷的天摘蔬果鐵定比採買來得幸運多了!」

眾人無語的看著他,抬頭望了眼下著紛飛細雪的天空,他們很懷疑今劍口中的“幸運”是種什麼樣的概念。


「這豈止是一點!」膝丸憤怒的把剛從田裡摘下的小黃瓜扔進籃子裡,他的籃子裡早已有不下數十種漂亮的蔬果堆疊而成。「這簡直能做上給十把岩融的份量了!」

「嘿,我人還在這呢!」岩融不滿的叫道。

「得了吧,我們都知道這是場陰謀。」髭切在他身後翻了個白眼,他腳下的籃子寂寞的躺著五根小黃瓜。「當初今劍說的可是只有“薄綠”呢,怎麼變成我跟獅子王也參與其中了?」

那是因為你有個“深愛”著你的弟弟。獅子王在一旁奮力的拔出一根紅蘿蔔後想著。

「小黃瓜…不能這麼摘,它的身體都壞掉了……」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夜左文字指著髭切手上被他“捏壞”的小黃瓜,髭切下意識的低下頭,發現他手上的小黃瓜流出了滿手的汁液。

他嫌惡的扔下被他緊握在手的蔬菜,膝丸見狀立馬掏出懷裡的手帕細心的為髭切擦拭手中的污漬。

「哈哈哈,我們就認命吧,大家都知道今日的畑當番是由小夜跟宗三負責,宗三嬌生慣養壞了,工作鐵定只落到小夜一刀頭上。」岩融爽朗的一聲大笑,絲毫沒有替他人勞動的不悅感。

今劍笑咪咪的對著小夜左文字接續道:「歌仙對小夜真的很好呢!一早就向審神者請求把原本準備遠征的我們叫過來,替大家準備這些食材。」

小夜左文字害羞的低頭不語,但這段話無疑是平地生雷,因為髭切膝丸獅子王驚愕的轉頭看著今劍,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遠…遠征!?也就是說原本我們不用做這些事的!?」獅子王錯愕的說著,他看著自己手上沾滿泥巴的雙手,表情痛苦而扭曲。

「很好,這下事情有趣多了。」髭切恨恨的折斷手中的黃瓜,小夜左文字來不及阻止,只能滿臉心痛的看著又一根漂亮的黃瓜毀在髭切的手裡。

「或許…我們還能這麼做。」看著手中斷裂的黃瓜,髭切若有所思的道。


等到了晚餐時間,不管是遠征還是負責出陣的刀都裝扮整齊的聚集在本丸的餐廳時,由審神者下令開飯,各刀派的大家長負責揭鍋後,眾人在看到鍋中的內容物都同時發出陣陣的噓聲。

「這…就是歌仙所說的新料理?」燭台切光忠無語的看著裡頭的食材,新鮮的鮪魚肉身被漂亮的切片成一片片令人食指大動的生魚片模樣——但這不是讓大家無語的地方,而是在新鮮的魚身最下方,用了兩顆番茄與一根小黃瓜裝扮成栩栩如生的男根模樣。

一期一振快速的將鍋蓋蓋上。「歌仙兼定桑呢?或許我有必要與他談談最近他的“審美觀”這件事。」

「哈哈哈大家為何那麼嚴肅?你們看這魚的下面,可是比我跟哥哥的都還——唔!」太郎太刀眼疾手快的夾起盤中的生魚片,阻止了次郎太刀繼續“兒童不宜”的話。

審神者舉起的酒杯僵立在半空中,過了半餉他歎了一口氣慢慢放下,轉過頭對著一臉強自鎮定卻掩飾不了震驚的近侍問:「歌仙人呢?他總該為大家解釋一下吧?」

「這…」壓切長谷部欲言又止,一副不知該不該回答的道:

「他說他要去找造成這一切的兇手算帳……」

评论(8)
热度(27)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