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獅子王中心)兒時記趣

——愉快的一天,來自於美麗的早晨,但若是一天的早晨是以如此悲壯的慘叫聲做為開端,那麼對於上述那番話就能做為反述來論證——

「不見了……」獅子王在打開拉櫃發現自己偷偷藏在陶罐裡的甜食不翼而飛後,震驚的抱著陶罐哀嚎道。

昨日在結束了童子切專門為他制定的“轉大人訓練課程”後,獅子王強撐著尚未恢復完全的疲憊身軀,滿懷興奮的帶著兵破水破悄悄來到他們專屬的秘密小屋——說是小屋也未免太顯誇大,其實不過就是後山出產的木頭搭建的臨時小木屋,而在知情人眼中它甚至連屋子的雛型都不具備。

當然,秘密之所以是秘密,就是因為除了當事人外並無其餘不相干人等能得知,於是理所當然的,雷上動發自內心對於獅子王品味的吐槽,與童子切對獅子王的生活技能水平的憂心忡忡他可以說是毫不知情。

「不見了、不見了、全都不見了!」獅子王說著就將整個身子埋入從源氏主宅的倉庫偷渡而來的簡易小拉櫃裡,只留下一個渾圓的小屁股與穿著白襪的雙腳暴露在外。水破見狀,立馬義氣十足跟著衝進窄小的空間裡尋覓本該出現在它應該存在的位置的甜食,而在一陣思考過後,兵破選擇將頭埋在窄口胖身的陶罐裡,卻一個不察,咚!的一聲整隻小鳥落在陶罐裡頭。

聽到一聲奇怪的聲音在後頭響起,獅子王帶著滿頭的灰塵從拉櫃裡鑽出,往後一看卻沒看到本該在身後支持他們兵破,只有肥大的陶罐似乎要被撞破似的不斷大力左右搖晃。

「兵破!」獅子王立馬衝上前將陶罐倒扣在地,一邊淒厲的哭喊一邊就抓起倒在地上的兵破不斷搖晃,而好不容易站穩腳跟的兵破人都還沒站直,在獅子王毫不留情的搖晃下本該與他心意相通的兄弟見狀竟也哭天喊地的朝他衝撞,於是乎,他就非常丟臉的在他們面前倒下了。

「我們要為他報仇!」趴下側耳傾聽發現兵破還有微弱的呼吸聲後獅子王握著拳頭低聲對著水破喊道,在得到對方堅定的點頭後獅子王歪頭想了一會,高舉著小手再補充一句:「還有壯烈犧牲的甜食們!」

「啾啾啾啾啾啾!(沒錯!我們要找出兇手為他們報仇!)」

「但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完美的計劃。」

「啾?(計劃?)」

而獅子王口中的計劃是這樣的——

「對於線索你有沒有什麼需要提供的?」獅子王咀嚼著水破方才從膳房偷渡出來、原本是備至給源賴政下午品茗用的和菓子,含糊不清的問。

水破歪頭想了一會,他的嘴邊甚至還沾著和菓子上的白粉。「啾啾啾啾啾啾!(也許是被雷老頭拿走的?)」

「雷上動哥哥?」獅子王皺起眉頭。「不可能,這棟小木屋隱密而安全,知道位置的只有你我、與現在躺在地上的兵破才對。」

「啾啾啾啾啾啾啾?(那如果是後山的動物呢?)」

獅子王暮地瞪大雙眼,看著他恍然大悟的道:「沒錯!後山的動物最有可能!你看這裡,地處後山、人跡罕至,本該就是野生動物盤踞生存的地方!」

於是得出結論的兩人思量過後,決定制定一套完美的捕獸計劃,卻忽略了從他們踏入以來屋內地面上帶有人的鞋印的泥巴而非獸爪,甚至連甜食是完整的被取出也被他們巧妙的忽略掉了,而在一番謹慎細心的規劃之下,由獅子王提出了兩套計劃——

計劃一:狐假虎威。

小心翼翼的避開下人們往來的廊道,水破趴在獅子王頭上像個小小偵查兵似的利用鳥類敏銳的視線掃視有無人類行走的跡象,為了避免弄髒地板而被抓包,獅子王還將鞋子提在手上小心翼翼的行走。而當他們順利的溜進獅子王的寶物間——也就是他自己的寢室後,獅子王從刀架上扛起足有他一倍大的本體,搖搖晃晃的步出房門,水破甚至不嫌髒的將獅子王的鞋子叼在嘴上飛在半空中,兩人同心協力,慢慢的將本體一步一步扛出房門外,原以為事情會發展的如同他們設想般順利,直到聽到身後傳來冷冽的嗓音,才發現他們都將一切設想的太過美好了。

「你們在做什麼?」

時間仿佛瞬間凍結,獅子王身體僵硬的不敢回頭去瞧一眼發言的人,水破叼著的鞋子甚至掉落在地方他也不敢去撿,直到他感覺他手中的本體被人拿起,手心瞬間空虛而寂寞,他才強自鎮定的轉過頭對著童子切打招呼:「哥哥。」

「你在做什麼?」童子切瞄了一眼手中接過沒多久的黑漆太刀,挑起一邊眉對著明顯比刀矮上許多的小孩問:「你剛剛扛著太刀是想去哪裡?」

「我…」獅子王眼珠快速轉動,他的腦內回轉著無數個既不會惹惱童子切、又能完美脫身的答案,而在瞄到早已悄悄躲在童子切身後驚恐搖頭的水破後,獅子王一咬牙,狠下心的對著童子切道:

「我剛剛…是想到訓練場獨自練習,因為我認為童子切哥哥制定的訓練我已經能很好的吸收了,所以我想試試用本體揮斬的效果如何。」

「獅子王…」童子切驚訝的看著他,他看著獅子王的雙眼有著讚賞、以及難以察覺的驕傲,他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用一副“你長大了”略微激動的口氣對著他道:

「那麼從明日開始你就能進階更深層的訓練了,今晚好好休息,待我研擬好草案以後就能教導你一系列課程了。」

「是……」回答他的是一副快哭出聲的顫抖語調。

計劃二:請君入甕。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獅子王你別在哭了,雖然借著太刀威嚇敵人的計劃失敗了,我們還有第二個計劃啊。)」

「可是…可是剛剛童子切哥哥說的……」獅子王傷心的抹著不斷滴落的淚水,想起可能會更加殘酷的訓練課程,獅子王漂亮的大眼裡就不斷流出斗大的淚珠。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為了兵破你就委屈一點吧,我們可是答應他了會為他與逝去的甜食報仇的。)」

聞言,獅子王立刻止住了不斷滑落的淚水,一把抹掉臉頰上殘餘的水漬,他拍拍臉頰,試圖振作情緒的對自己精神喊話:「沒錯!為了兵破!為了甜食!」

「啾啾啾。(這就對了。)」水破讚賞的看著他,隨後轉過頭對著他們下一個目的地道:「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那裡就是老頭跟童子切閣下放置的寶物房,原本我與兵破也是一同歸置在那處,但自從你來了以後,老頭就像是扔拖油瓶般把我們一齊丟給你了。)」

「所以他對我說是希望我們能增進感情的話都是騙人的嗎!?」獅子王震驚的看著他,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過身抱著水破安慰似的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像雷上動哥哥一樣拋棄你們的。」

「啾啾…(獅子王…)」水破感動的忍不住也跟著流下了眼淚。

「但是…」獅子王放開水破,還是有些為難他們方才討論出來的結果。「我們一定非得用偷的嗎?我是說,偷竊不好,我們不能向雷上動哥哥借嗎?」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但是老頭很精明,我們若是向他借他一定就能猜出來我們想做什麼。)」水破跟著為難的道,他低頭沉思片刻,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抬起頭驚喜的對著獅子王道:「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啾。(要不我們就當做是偷偷跟他借,等報完大仇後在悄悄放回去,這樣老頭不會發現我們也不算是偷竊了!)」

「好主意!」獅子王開心的拍手道,接著就對著現下都無人的房間躍躍欲試的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馬上行動吧。」

「小獅子、水破,你們在這裡做什麼?」雷上動向著正對著他櫃子翻箱倒櫃的兩人不解的詢問。

——這都是第幾次了?獅子王低頭跪坐在雷上動面前絕望的想著,與他同夥的水破也顫巍巍的跪坐在一旁,而獅子王發誓不論雷上動問出什麼問題,他這次堅決要捍衛自己的權益。

面對以現行犯被抓到的兩人,雷上動也不生氣,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手中這兩人不惜冒著若是被童子切抓到他們在偷竊,就必定會接受凌遲的風險也要偷到手的東西,似笑非笑的道:「所以你們要這捕獸夾做什麼?」

聞言兩人同時都激起一陣顫抖。

「算了我就不問你們這麼多了。」說完雷上動就放下了手上的捕獸夾,他看著還是低頭不敢正眼看他的兩個小鬼,想到了什麼,隨後揚起嘴角語氣溫柔的詢問:「你們想不想要這個捕獸夾啊?」

獅子王與水破同時抬起頭看著他。

「那邊、那邊在用力點,這幾天被安綱指使著跑東跑西,我的肌肉都僵硬了。」雷上動狀似勞累的歎了一口氣,取而代之的是獅子王在身後更加賣力的按壓,雷上動享受的吁了一口氣,抬眼看見水破叼著布巾正在擦拭的窗戶,就伸出手嚷嚷道:「那裡,那裡還有一小塊污漬沒看到嗎?」

惡人。獅子王與水破同時有志一同的在心底悄聲咒罵他。

「你們做得很好。」在充分享受辛勤的人勞動過後的成果後,雷上動滿意的對著已經累得快癱在地上變成兩塊泥的兩個小鬼稱讚了一句,他依言拿出他自己設計的捕獸夾,兩個小鬼立馬就來了勁端正坐好,看到他們的反應雷上動在心底輕笑一聲,轉過身接著拿出他藏在櫃子最深處的盒子,對著他們道:「介於你們絲毫不馬虎的工作態度,我決定要另外再多送你們一樣東西。」

話音剛落,雷上動就將盒子放在榻榻米上當著他們的面揭開上蓋,而在看清裡頭的物品後,獅子王與水破同時變了臉色。

「如何,覺得這些甜食很眼熟嗎?這可是我瞞著安綱千辛萬苦尋來的,你們可要好好吃完啊。」雷上動勾起一抹笑容溫柔的笑道。

评论
热度(16)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