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那個房客2(AU、團兵)

抬頭附耳在艾爾文耳邊,哈德遜太太低聲吩咐:「這位就是住在2-A的先生,記得好好照顧人家。」

面露微笑的從里維手中接過阿爾敏,阿爾敏禮貌乖巧的對著哈德遜太太的臉頰親了一下道了聲晚安,哈德遜太太慈祥的吻了阿爾敏的頭頂,有些驚訝的對站立在門邊的里維問:「晚安,里維先生,小阿爾敏怎麼跟你在一起呢?」

「我看見這孩子站在大門口,他說他也是住二樓,就順道帶他一起進來。」

里維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屋外徹骨的寒意與室內溫暖怡人的溫度,極大的溫差顯然造成他的不適,「人送到了請允許我先走一步,祝各位晚安。」也不等在場諸位有何反應,就提著一袋外頭印著亞洲超級市場的超大塑料袋,轉身回到自己房子。


「他…就是里維?」拉下阿爾敏熱情的揮手,艾爾文先在他粉嫩的臉頰吻上一口,等人確定進到屋內才問一臉擔憂的哈德遜太太:「他就是你說的亞洲人?」
「是啊,很讓人擔心對吧?」收回目送的目光,哈德遜太太道:「我一直很擔心他這樣在這裡交得到朋友嗎?」


放下阿爾敏,艾爾文走上前拉攏哈德遜太太披在肩上的披肩,一手環著她的肩膀,腳步不容至疑的帶向門口:「我想這點妳就不需要擔心了,夫人。好了,時候不早了,您是時候該準備晚餐了對吧?」

 

----------------------------------------------------------------------------------------------------------------------------

 

「你對住在2-A的里維先生有印象嗎,阿爾敏。」晚餐時刻,艾爾文照例把在街道巷口轉角處專賣炸魚薯條的塑料盒擺在餐桌上,鱈魚裹上金黃酥脆的麵皮,上頭泛著淡淡油光,一旁的豌豆泥如小山丘青翠清新的點綴著,洋芋沙拉是老闆特別加上去的,住在這裡的人誰不知道彼得一直想把他女兒風光嫁給艾爾文呢?(雖然艾爾文本人並沒有這個意思) 香酥的薯條錯根盤結的堆滿在炸魚之下,再細細淋上麥芽醋與粗鹽,據說麥芽醋是老彼得家鄉的獨門配方,已經傳了三代(彼得是第三代,他女兒接任第四代),清爽不膩口。雖是如此,但阿爾敏還是在艾爾文將它擺放餐桌時,皺緊了眉頭。
「我不想再吃這個了,父親」
「那你想嚐嚐我做的鬆餅嗎?我今早加了點鮮奶油,味道似乎沒那麼糟了。」
「……不了,我想還是吃這個好了。」

「那麼,那位里維先生你有見過他嗎?」叉子輕輕一碰,鱈魚炸的金黃的外皮應聲而破,艾爾文滿足的將它送入口中,清爽香甜的麥芽醋,這果然還是他願意長期光顧的最佳理由。
用叉子叉了一堆薯條,阿爾敏鬱悶的把它們放入口中:「是的,他每天清晨都會從外面走進來,手上都會提一袋在魯本森先生那洗好的衣服。」
「怎麼從里維先生說話的口吻他好像沒有看過你?」
「那是因為他每次回來的臉都很憤怒,我不敢向他問好。」放下叉子,阿爾敏把餐盤往前一推。「我不想吃了,父親。我決定要是明天還是這道料理的話,我準備向兒童保護協會控訴你。」

被口中的洋芋沙拉嗆到,艾爾文抓起手邊的氣泡水猛灌。「這些都是誰教你的呢,親愛的。」
「是媽媽,她說要是我覺得在你這裡受到委屈,就儘管向兒童保護協會撥打電話。」

那女人…艾爾文苦笑的搖了搖頭。「親愛的,你該知道那電話不能隨便亂打的。」
「我知道,所以我有先提醒你了。」
「那麼你想吃些什麼呢?」
「我想吃日本料理。」
「你該知道我不會做的。」


「里維先生會。」阿爾敏顏色分明的藍眼睛望著艾爾文,「我有看到他提著亞洲超級市場的袋子,裡面有米,所以他會。」
艾爾文雙手支著下巴撐在桌子上,他饒有興致的問:「如果他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國人呢?你還是認為他會做嗎?」
「他會!我很確定!」
「那好吧。」艾爾文把他跟阿爾敏吃剩的食物整理成一堆後就倒進廚餘桶裡,餐盒則簡略沖洗就丟進垃圾桶,因為哈德遜太太威脅他要是再不把桌子保持整潔,下個月起就要苛收他的房租。「把藍莓派帶上,阿爾敏,我們去做好哈德遜太太口中的『敦親睦鄰』。」
「容我提醒你,父親,藍莓派早在30分鐘前就被你吃得一塊也不剩了。」
「…我記得還有一半的。」
「沒了!而我一塊也沒吃到!」
「……明日我請哈德遜太太再做一個。」


 

评论
热度(5)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