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那個房客3(AU、團兵)

清晨的雨露隨著空氣沾染在外套上,里維左手拿著用簡易餐盒裝著,從早餐自助吧夾取的豐富早餐,外頭用環保再生的紙袋套上,使他能方便的抱著在手裡。不同於其他的歐陸早餐,這個國家的人似乎認為早晨需飽餐一頓才可以有體力開始一天的勞作,這一點倒與他的祖國相像,所以在怎麼覺得與這個國家格格不入,唯有這一點他適應得非常良好。

一旁街道上的景觀樹木從樹枝順著葉片滴落露水,里維閃避不及瞬間頭頂就被滴個正著,他煩躁的想伸手掏出口袋裡的手帕擦拭,卻忘了他的右手也提著一袋從魯本森先生那領回的衣服,出於跟了一晚卻還是被他逃掉的下游毒販,與一大早就被不肖商人剝削的惡劣心情,里維幾近想對著樹木大聲咆哮。不為什麼,就是單純的想發洩,盡管它只是一顆樹木。
但他的理智告訴他這樣做很傻,也許還會被民眾當成神經病,先是送進警察局接著再送入郊外的精神病院,於是他只好憤怒的嘖了一聲,忍受著不知被多少髒汙跟灰塵毒害的露水,步伐匆屢的返回公寓。

 

------------------------------------------------------------------------------------

 

步上最後一個到達二樓的台階,警察學校訓練的良好身手與體格讓里維免於如一般人爬完樓梯會有的喘息,他能夠輕鬆自如的控制呼吸,各項優異的成績也讓他獲得長官們的青睞,這也是為什麼他能輕易就進入他嚮往已久的外勤組的原因。

但現在他渾身黏膩,由於一個晚上的奔跑追逐手腳變得髒汙不堪,頭髮因為汗與灰塵的關係而糾結纏繞在一起,他開始思考這份工作是否合乎他的本性,對有著嚴重潔癖的他來說這簡直把他如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一樣痛苦。但耶穌在聖經裡復活了,而他接著將在浴室裡重生。

 

「早安,里維先生。」
一雙溫馨居家的拖鞋映入他的眼簾,里維抬起疲憊不堪的腦袋望向聲音的來源,有點訝異於一個長相有型帥氣的大男人竟然會穿著只有12歲以下的小女孩會喜歡的粉紅Hello Kitty毛絨鞋,更讓他驚訝的,本人竟然沒在外人前感到絲毫不妥,自然得彷彿他只是參加一個睡衣派對似的。

「早安,呃,史密斯……先生?」
「艾爾文,叫我艾爾文就行了,大家都是鄰居,以後會需要彼此幫忙的。」舉起手上的粉紅馬克杯,艾爾文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看來你現在就需要幫忙的樣子,需要我拿那袋塑膠袋嗎?」

好吧,看來馬克杯跟毛絨鞋是一組的。里維搖搖頭,客氣而生疏的答:「謝謝你先生,我可以的。」
「那好吧。」艾爾文向旁邊跨了一步,方便里維上來。「祝你有個愉快的早晨,里維先生。」

「謝謝,你也是。」不太懂男人特意跟他搭話的意義為何,應該說這個國家所有人的言行舉止都不是他能理解的,但他還是禮貌性的問好,越過艾爾文走到自己的家門前,放下手中的提袋準備開門,卻發現本應該在大衣口袋裡的鑰匙怎麼樣也找不到。

SHIT!一定是掉在昨晚追逐的碼頭倉庫!
將全身上下的口袋都翻了底朝天,卻依然沒有找到那個本該在他位置上的鑰匙。

 

「如果不介意的話請先來我家吧,哈德遜太太估計還要晚點才能起來開門。」
靠在牆上,艾爾文胸有成竹的打開家門,做出飯店大門迎賓小弟標準迎賓姿勢說著。

 

-------------------------------------------------------------------------------------------------

 

「建議你,下次去魯本森先生的洗衣店拿衣服,如果他對你說出不合理的價格,你只要對他說:『我知道你又瞞著你老婆去看棒球賽了。』他就只能吹鬍子乾瞪眼了。」幫著里維把手上的提袋放在桌上,發現其中一袋是阿爾敏所說的洗衣袋,艾爾文打趣地說道。
「是嗎。」對這話題不感興趣似的,里維隨口應答。事實上也正是如此,全身的黏膩感像是有無數隻蟲子在他身上鑽,里維第一次由衷的希望平時固定早晨七點半起床的房東太太,能夠在今天破天荒早起一次。

發覺里維的心不在焉,艾爾文轉身用快速茶包泡了杯熱茶,杯子是使用阿爾敏喜歡的蝙蝠俠製成的造型馬克杯,待茶葉的味道與香氣全數散盡在熱水以後,艾爾文輕輕將它放在里維面前,微笑地說:「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去叫醒哈德遜太太,只是一般來說要是在她非清醒時段叫醒她的話,她的脾氣一向都不太好。」
「嗯?什麼?」
「需要我幫你叫醒房東太太嗎?」
「喔,不用了。」有些慚愧對方的好意被自己當成耳邊風,里維拿起茶杯掩飾性的喝了一口,想了想覺得剛剛的舉止太失禮了,只得忍受身上的不適向對方搭話:「你怎麼知道我叫里維?哈德遜太太說的?」

「是啊,除了她還會有誰說呢。」有些好笑的看著里維的反應,艾爾文隨後故作認真的說:「我還知道你其他的事,例如你是日本人。」

 


「……你聽誰說的?」屋子裡的氣氛一瞬間變得壓抑,出乎意料里維對這句話表現的異常認真,問話間也不由自主帶了難以察覺的殺意。


但艾爾文並沒被緊張的氣氛而失去談話的慾望,他反而用與阿爾敏相似的藍眼睛,看進里維深邃的黑眼,專注而認真的說:「是我自己,因為你給我的感覺就如日本人給我的感覺一樣,清麗而高潔。」


「……」

 

-----------------------------------------------------------------------------------------

 

「你說謊,父親。」阿爾敏穿著睡衣雙手交叉在胸前,雙頰氣鼓鼓的嘟起來,活像一隻正在進食的花栗鼠,逗趣的模樣讓艾爾文忍不住把他抱起來在臉頰吻上一口。
「嗯?都聽到了?」
「哼,里維先生是日本人是我先發現的!」
「你怎麼確定?里維先生可沒有親口承認呢。」艾爾文有些好笑的看著他。
「我看到他紅著臉走了!他一定是被說中了才會臉紅的!」
「真的?」艾爾文驚訝的看著他,他吃驚的發現阿爾敏小小年紀就學會了觀察人,這一點與他小時候頗為相像,怪不得莎拉在離婚前口中老是掛著阿爾敏有多像他。
「沒錯!是我先發現的!」阿爾敏再一次鄭重的強調。
「那好吧,作為封口費我決定今晚帶你去吃田中先生在三街開的日本料理店,」拉攏緊阿爾敏身上的小外套,艾爾文抱著他走進浴室,「你是不是又變瘦了,親愛的。」
「才沒有!我胖了二公斤!」

伸手捏了捏阿爾敏粉嫩的臉頰,艾爾文笑著說:「那我們必須好好討論你的飲食問題了,變得比艾連或米卡莎胖那可就糟了。」

 

 

评论
热度(5)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