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那個房客4(AU、團兵)

一絲曙光穿過厚重陰灰的雲層照射進二樓走廊的窗台,這在總是陰雨綿綿的雨島是個難得的好天氣。艾爾文牽著穿得圓鼓鼓的阿爾敏走到一樓,一向七點起床的哈德遜太太正打開大門清掃門口,還未到冬天,一旁的街道景觀樹木卻已掉下許多枯葉,這讓已邁入老年的哈德遜太太打掃起來備感吃力。
所以一到假日,艾爾文就會帶著沒什麼機會用到的打掃用具下樓幫忙哈德遜太太,盡管每次都被笑著說他是在掃灰塵(他本身不擅於掃除),他還是每個假日準時報到。而小阿爾敏會跟著他的小夥伴們帶著夾子跟垃圾袋巡視街區,哈德遜太太總是笑著說他們是她看過最熱心的小小童子軍。

「早安,艾爾文,與可愛的小阿爾敏,願上帝祝你們有一個愉快的早晨。」
「妳也是,哈德遜太太。」艾爾文在哈德遜太太的臉頰旁給予禮貌性的一吻,隨後抱起身高不及哈德遜太太的阿爾敏在老太太的頰邊獻上一吻,老太太慈愛的摸摸阿爾敏的頭給予回吻。這樣的行為只有在親密家庭才會看到的景象,在他們之間做起來卻自然無比,老太太對於艾爾文來說總歸不一樣。

「艾爾文做得好,你果然是熱心的孩子。」
剛把阿爾敏放下哈德遜太太就像小夥子一樣在艾爾文背部用力拍打,兩父子疑惑的互相對望,顯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我做了什麼嗎?」艾爾文問。
「你真謙虛,剛剛2-A的房客都告訴我了。」
原來。艾爾文笑著說:「這不是問題。」
「呵呵。」老太太佈滿風霜的臉笑出一朵花,「你做得很好,以後2-A的房客可以放心交給你了。」
聽到哈德遜太太的話艾爾文無奈的搖頭:「話不是這麼說吧,夫人。」
「嘿!」老太太抗議似的說:「我是要叫你們互相照顧,可沒有別的意思!」

艾爾文不置可否的聳聳肩,一旁的阿爾敏抬頭看了一樓大廳的老舊時鐘顯示的時間,他伸手握住艾爾文的手向下拉一拉,艾爾文馬上就心領神會的抱起他,腳步迅速的地鐵的方向跑去,頭也不回的向哈德遜太太告別。看著每天都會發生的場景,哈德遜太太司空見慣的低頭用他枯瘦的雙手繼續奮力的清掃落葉。

------------------------------------------------------------------------------------------------


未經秘書通報米克就逕直的推開副總經理辦公室的大門,他看了一眼正低頭批改文件的艾爾文,自然的把屁股往艾爾文寬大的紅木辦公桌一放,毫不意外又招來艾爾文不在乎的提醒:「讓我提醒你一句,米克。要是奈爾又看見你將屁股放在他視為神聖的辦公桌上,可是會接受精神訓誡的。」

米克無所謂的隨手抽起艾爾文放在桌上的文件,是一份關於格林區最新土地開發案的加密卷宗,裡頭有風險的地方被艾爾文用紅筆細心的畫圈起來,他無目標的隨意亂翻,彷彿翻閱加密卷宗對他來說也不過跟每天起床會望著窗外的風景一樣自然。艾爾文坐在辦公椅上認真的批閱文件,每天早上九點,秘書納納巴總是準時將一疊比他還高的文件放在艾爾文的辦公桌上。他會將它們分成兩疊,右邊是急需處理的文件,左邊則是底下部門主管送來的彙整資料,對此米克總是會對他的貼心舉動給與臉頰一個甜蜜的吻,而納納巴則是以一個清脆的巴掌聲做為早上的序幕曲。

隨意看了幾眼,他放下對他來說就如高中的數學課本一樣無趣的文件,拿起被艾爾文隨意丟放一旁的書問:「百年孤寂?你打算送這本書當阿爾敏的生日禮物?我不認為以這本書的深度,他能完全理解。」
「你要是有點眼力的話,米克,你會發現我要送的是它旁邊的小王子。」
「好吧。」米克聳聳肩,他放下被他不停翻動又闔上的書,手掌毫無疑外又沾滿了油墨味。這是艾爾文的特殊闢好,從跟他當上大學室友起,他就發現這個女孩們口中如阿波羅般耀眼的英俊王子,在購書方面總是喜歡挑選散發濃厚油墨味的舊書籍,這一點讓他很意外,對他來說書本就是該選擇新穎而華麗的包裝,而不是選擇這種看起來就像從小巷子裡某間不起眼的二手書小店,一年到頭都放在門口的出清商品區賣不出的小說。

米克無聊的環視被清潔工打掃的一塵不染的辦公室,發現正沉浸在工作之中的艾爾文並沒有想與他交談的意思,而門外的納納巴才在他進門前警告過他不要打擾他工作,於是他只得向無趣的艾爾文開口:「這不是奈爾負責的項目嗎?為何會出現在你辦公桌上?」
「因為在交給奈爾的部門執行前,必須先經過我的審核評估。」
「我以為奈爾會據理抗爭,所有人都知道奈爾有多討厭你。」
「而你也很清楚必須稱呼我為德克經理,薩卡利亞斯主任。」

奈爾來勢洶洶的把原本緊闔的大門用力推開,門外坐在秘書辦公桌的納納巴只向他投以一個「請多保重」的關愛眼神。對此米克深感無奈,他嚴重懷疑納納巴絕對是故意放任奈爾闖進來,以奈爾那雙總是擦得發亮的Alfred-Sargent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的頻率,遠在電梯前他一定就能察覺到,但好歹他不笨,知道納納巴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不就是氣他又把他幫準備艾爾文的下午茶點給吃掉了。只要是這家公司的女性職員都知道,艾爾文固定在下午三點吃一頓簡易下午英式茶點,不論當時他有多忙碌,所以準備這項工作的就是身為秘書的納納巴。但是現在他把他給惹毛了,於是他將求救訊號投給臨危不亂的艾爾文,希望他能看在大學室友與他還不知道他的點心被吃掉的份上再幫上他一回。因為只要是這間公司的員工同樣也都知道,執行部門的德克經理嘮叨起來絕對比家裡的老母親恐怖百倍。

「奈爾。」接收到了米克的求救訊號,艾爾文單手托頰,右手無意識的轉動著筆。他低頭審閱文件,對著門外推門而入的男人說道:「以你的教養不該忘記進門前要敲門這件重要的事。」
大力的把無辜的門甩上,奈爾忍住想咆哮的衝動,語帶壓抑的對著艾爾文說:「那你應該先教導你的下屬,辦公室不是他的私人遊樂場!」
「米克你聽到了吧?」
「是的,我聽得很清楚,史密斯副總經理。」
「那還不快去工作。」
「是的,長官。」

「你們!」奈爾咬牙切齒的低吼,他拉開被他重重闔上的大門,氣急敗壞地對門外正努力埋頭整理文件的納納巴喊道:「麻煩送上一杯濃縮咖啡與紅茶,納納巴先生。順便打一通電話給人事部的韓吉組長,請她把她家的老大領回去!」
「好的,德克經理。」納納巴頭也沒抬的揚聲回應,手上卻已拿起電話開始撥打。
米克摸摸鼻子,他知道有些「小玩笑」還是別開得太過分的好,尤其是面對這麼一個頑固不通的老古板。
於是他從桌子上跳下來,摸了一把艾爾文冷峻沉默的臉龐,毫無意外得到的是連一個眼神都沒給的甩手,他習以為常的聳聳肩,逕直的走向門邊,對著臉孔已鐵青的奈爾吹了一聲口哨,直把人氣得渾身發抖了才心滿意足的轉身離開。

身後響起關上門的聲音,奈爾面色不善的對著艾爾文說道:「你該管管米克,他太沒規矩了。」
「但不能否認他工作能力很好,對吧。」
「這是兩碼子事。」
「放輕鬆點,奈爾。」無意識轉動右手的筆,艾爾文在文件尾頁蓋上一道駁回的印記。「你真該看看這個,業務部最終定奪的行銷計畫簡直不堪入眼。」
「你清楚我來找你不是爲了看威爾曼了無新意的計畫案。」
「那能把今天休假的你找來是出了什麼大事?」

門後突然響起有規律的敲門聲,秘書納納巴在得到艾爾文的「請進」以後就端進兩杯香味肆意的飲品,他小心翼翼的將紅茶放在艾爾文的左手邊,另一杯咖啡則放在正對艾爾文的另一頭書桌上,因為他知道奈爾來找艾爾文的話總是喜歡把招待客人的椅子拉到書桌的對頭與他面對面詳談,而點了紅茶就表示他有重要的私人事情需要與艾爾文商討。果不其然,在他放下飲品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奈爾就把推椅拉到艾爾文對面,一副準備促膝長談的樣子。這一點讓納納巴覺得很可愛,至少這個時候的奈爾不再是嘮叨而嚴厲的古板模樣,而是總會在不經意間做出與他身分與年齡不符的中年大叔。

「你跟莎拉他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注意你的措辭,奈爾,髒話並不適合你。」輕啜一口納納巴泡得茶香肆意的紅茶,一匙橘子醬在加一顆砂糖,他的秘書永遠知道如何讓紅茶保持在最佳的沖泡狀態。
「好吧,我換個說法,你跟她真的離婚了?」
「如假單所示。」
「你早該跟那婊子離婚,也就不用花三個月的時間跟那些西裝混蛋周旋了。」拿起放置在桌上的咖啡,奈爾皺著眉喝了一口。
艾爾文苦笑,「那婊子是我兒子的生母,奈爾。」
「伙計。」奈爾重重的把茶杯放下。「你知道我的意思。」
「是的,我很清楚。但你也很清楚為什麼我會娶莎拉,對吧?」
奈爾不屑的冷哼一聲,「但這跟你把房子留給她是兩回事吧。」
「莎拉想要,於是我就給她。」艾爾文輕撫曾經套上婚戒的左手無名指,他低聲地道:「她希望藉由讓我獨自輔養阿爾敏,瞭解她的重要性,但她卻不明白時間久了人心是會變的,更何況我們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莎拉一直想要安穩的生活,我把房子送給她,也當做是報答她這幾年照顧阿爾敏。」艾爾文說,「剛好我也趁此機會想清楚我不明白的事。」
奈爾沉默不語,一段寂靜的沉默,他的手相互交疊著,異常的安靜讓艾爾文感到些微尷尬不安,他不希望奈爾對他有不好的想法,畢竟在與莎拉結識以後唯一還站在他身邊的就只有奈爾,盡管一直以來奈爾對他與莎拉結婚的決定一直抱持著冷嘲熱諷,但他看得出來奈爾隱藏在刻薄下的心是對他的擔憂與關心。


「我覺得讓阿爾敏住在那邊不是個好辦法。」最終他開口,「哈德遜太太的房子太狹小了,這對孩子的生長來說不是個好事。」
艾爾文如釋重負的笑了出來,事實上他也是真的笑出聲了,「別擔心了伙計,他在那裡過得很好。」
斜睨的瞥向一眼,奈爾不屑的說:「以你照顧孩子的經驗,我可不認為他在那裡能過得多好,你連糖跟鹽都搞不清楚!」
「至少我現在搞懂洗衣精跟柔軟精的差別了。」
奈爾睜大眼睛瞪著艾爾文問:「別跟我說你現在不加班就是為了照顧阿爾敏,這不像你!」
艾爾文苦笑一聲,「在經歷一場失敗的婚姻我總要學會成長吧。」
奈爾並未回答只將桌上的咖啡一飲而盡,他意猶未盡的砸砸舌,能將冷掉的咖啡泡得依然美味的全公司也只有納納巴一人,而偏偏他又是歸屬於艾爾文的部門下。
於是他第一千兩百零一次向艾爾文請求,「把納納巴給我吧。」
理所當然得到第一千兩百零一次拒絕,「不可能。」
「把他給我今晚請你喝啤酒!」
「很抱歉。」艾爾文向奈爾露出迷人的微笑,「今晚我跟我兒子有約了。」

 


碰!

辦公室大門在一次被奈爾惡狠狠的用力關上,看著搖搖欲墜的大門艾爾文伸出脖子向還未走遠的奈爾喊道:

 

「奈爾,記得要向管理課申請修繕,我的門要壞了!」

「去你的艾爾文!」

 

 

评论
热度(8)
  1. A_Cold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转载了此文字
    快來啃食小阿爾敏(?)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