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源氏刀中心》所謂的「擒人節」-戀愛就是這麼養成的(下)

原本打算一發完的,結果早上匆忙先發了上章,下章就直接在這裡奉上吧!
避雷什麼的就不再打了,有關注我Lof的都知道打上源氏刀的Tag通常內容都不會正經到哪裡去

正文

戀愛,是一種甜蜜卻帶著苦澀的感覺,就像是濃厚的黑巧克力,咬下去的第一口是苦澀的,但若是你願意細細品嚐,就會發現在苦澀背後夾帶著的是香醇而濃郁的芬芳。

但是做為一對剛成為“戀人”的兄弟,以上說法似乎不適用於他們身上。

「談戀愛時,大腦內洶湧的化學物質稱為一元胺,包括多巴胺、苯基乙胺、血清素、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和血液中的複合胺則是作用於戀愛的激素。多巴胺會提高人的注意力和行為的目的性。去甲腎上腺素則會使人心臟狂跳或茶飯不思。血液中少量的複合胺會導致強迫性的行為……」
「說真的。」膝丸捂著臉指向獅子王手中舉起的iPad,痛苦的對著透過螢幕傳來的文字朗讀的獅子王絕望的道:「你們就不能有點身為日本古刀的付喪神的自覺嗎?那個東西又是怎麼回事?」
「這個?這個叫iPad。」
「我知道它叫iPad,我問的是這東西又是從哪個該死的地方冒出來的?」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薄綠。」今劍跳到膝丸面前,對著他故作老成的搖搖頭。「我們雖然是本丸裡年歲最大的幾個前輩,但是也不能落在年輕人後面啊!你知道幕末組的加州清光甚至還靠著手機APP兜售現世的小零食在其餘審神者的本丸裡,藉此謀取了非常大的暴利。」
膝丸忍不住插嘴:「政府不是每個月都有發薪資給我們嗎?為什麼他還要靠賣零食賺外快?」
「政府給的那點工資哪夠成為他臉上那堆化妝品的祭品。」岩融坐到膝丸身旁緊接著今劍後頭說道,看到今劍用力的點著頭,他還順帶補充了幾句:「順便說粟田口的博多藤四郎則是靠著炒股來進行投資,他們房裡的電腦與電視可是24小時沒有停止運行過的。」
「所以他們房裡的零食庫存總是比別的刀還要多。」今劍不甘心的說:「要不是審神者跟博多藤四郎有利益勾結,不然我早就…哼!你都沒看到上次審神者舉辦的聖誕節交換禮物的活動,粟田口拿出手的個個都是名牌,一期一振臉上的表情簡直就像那個……呃…沒錯!就是小人得志!」

「你剛不是想問我這iPad怎麼來的嗎?」獅子王轉過頭對著一臉無言的膝丸,揚起手中的iPad平靜的說:「就是在今劍說的交換禮物的活動跟粟田口的秋田藤四郎交換得到的。」

「那個活動我有印象。」一直坐在一旁默不做聲的髭切突然開口:「我拿到的是不知誰送的指甲刀,不得不說這簡直是我收過最沒用處的禮物了。」
「那個…我似乎知道是誰送的。」膝丸遲疑的說,似乎在猶豫著該不該開口。「好像就是跟今劍岩融同個刀派的三日月宗近,據說是他們現世的小鍛冶現在在賣的紀念品。」

瞬間一股沉默瀰漫在眾人之間。

「我們還是來看看戀人們都做些什麼來增進感情好了。」獅子王重新打開起關上的iPad,在利用Google搜尋引擎打出幾個關鍵字以後,看到跳出來的頁面,他突然饒有興致的轉過頭對著坐在一旁的眾人喊道:「嘿!你們看看這個!戀愛三十題!」

「什麼?什麼?」今劍首當其衝拿起獅子王手中的iPad,他看到頁面列出的第一跳項目,忍不住喊道:「牽手?」

「這個我跟哥哥早就在小時候做過啦!」膝丸雙手放在腦後躺在榻榻米上涼涼的說著,嘴巴還叼了一根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魷魚絲,而髭切盤膝坐在他身旁,拿了一包魷魚絲正細細的咀嚼著。

「親吻某處?」
「呃…」不知道像是想起了什麼,膝丸突然紅起臉雙手掩面側躺在一旁吶吶的小聲道:「做…做過了……」
「哇嗚!真看不出來啊,薄綠。」
「少囉唆,岩融!」
「玩遊戲?看電影?」
「這不是我們每天都在做的嗎……?呃我是說不用出陣、遠征的時候。」
「約會?」
「我不懂出陣跟約會的差別在哪裡。」
「接吻?」
「這又跟親吻某處差別在哪裡?」
「換穿對方的衣服?」
「為什麼沒事要互換衣服…夠了!難道就沒有一點有建設性的建議嗎!?」

膝丸忍無可忍的從榻榻米上爬起來,伸手奪過今劍手上的iPad無視獅子王的抗議就自顧自看起網頁中顯示的文字,眼神迅速滑過去,但在看到其中某個文字卻當場僵硬在原地。

「你怎麼了,膝丸哥哥?」獅子王疑惑的靠過去,在看到他手指定格的地方自己也忍不住驚呼出聲:「結婚?!對了!我怎麼沒想到戀愛的最後一個階段就是結婚啊!」
「可以嗎?可以嗎?除了義經公以外我還沒參加過其他人的婚禮呢!」
「那麼婚禮過後不就是洞房花燭夜了?」
「好了謝謝你,岩融,我並沒有很想知道細節。」
「但是你不會好奇嗎?他們兩個誰是丈夫誰是妻子?」
「老實說……」

「夠了,你們這些變態!」膝丸忍不住大喊,臉上滿是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害羞的潮紅:「為什麼要在當事人面前議論我們的床上生活!?我們可是都還沒到親嘴這個步驟呢!」

「哇!薄綠你太大膽啦!」
「不愧是薄綠啊,這麼輕易就能將私生活暴露出來。」
「其實我是真的沒有很想知道……」

「那麼。」一直坐在一旁默不作聲的髭切在咽下了最後一口魷魚絲,扔掉只剩零星屑屑的包裝袋,盤膝撐著下巴對著吵吵鬧鬧的一群人冷靜的說:「是誰要幫我們主持婚禮?」

又一股沉默瀰漫在眾人之間。

片刻之後,獅子王大膽的舉起手小聲的說:「審神者?」
髭切沒立刻回答,只是自顧自站起身伸手撫平褲子上不存在的皺褶後冷酷的說:「駁回,你忘了上次他發現燭台切光忠跟大俱利伽羅的事是怎麼“教育”他們“兔子不吃窩邊草”這個道理的嗎?」
「我我我!」今劍開心的指著自己的鼻子,蹦蹦跳跳的說:「我願意!」
「我拒絕,你的“破壞力”我見識過了。」

看到今劍失魂落魄的走到角落裡,岩融忍不住開口道:「大太刀兄弟怎麼樣?據說現世現在很流行以前的神社婚禮。」
「不要,弟弟喝醉後的酒品太差了。」
「那你到底……」

髭切立馬做出一個“打住”的手勢,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下,他揚起嘴角笑容和煦的道:「其實我已經有人選了。」

「為什麼我要替你們做這種事!?」拿起手中的捧花,歌仙兼定對著眼前身着西裝的源氏刀們不可抑制的怒吼:「而且還是西洋婚禮!?你們身為日本古刀的自覺呢!?」

聞言,膝丸忍不住感動的淚流滿面:「終於有人跟我有一樣的共識了。」
「難道不該是兄弟為什麼可以結婚這件事嗎?」獅子王無力的說。

對於歌仙兼定的質問,髭切只是面不改色的回答:「我們只是想體驗人類從戀愛到結婚、人生的各種百態罷了,至於婚禮不過就是個形式。」

「但是好歹能選擇日本傳統婚禮吧?西洋婚禮實在太不風雅了!」
「我只是從我們的服裝上來選擇最符合我們設定的婚禮罷了。」

「各位。」看著爭執得面紅耳赤的歌仙兼定與外表面如止水的髭切,獅子王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難道我們不該先煩惱要是審神者發現我們亂搞他的休息室,會把我們通通送去鍛刀房刀解這件事嗎?」

评论(4)
热度(46)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