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鵺與獅番外01

這篇是去年參與合本時所寫的番外,時間已久且想著跟正篇第十章有所關連故放出其中一段,如有不妥會在刪除。

 

 

 

正文

 

 

獅子王蹲坐在庭院裡,在他的身旁還立著充當墓碑而隨意插上的木牌,上頭扭扭歪歪的寫上"狗兒之墓"。 

那時墓誌銘剛從唐朝傳入時,只有皇宮的皇室與貴族才注重書法、規範與生平事蹟,而在當時藤原忠通的書風則較為流行,他採取直線的結構比之其他書法較為強烈,運鈴更為疾速,於是在當時的年代的書法領域上佔取主流之位。

但與此呼應的,是普遍一般平民老百姓是不會特意模仿貴族的風雅之趣,而獅子王年紀尚小,源賴政雖是著名的藝術家,擅於和歌與使弓,對於其他風雅之道也略有涉足,但同時他也是一位邁入高齡的政治家,於情於理斷不會特意將與戰場上毫無用處的藝術之道傳授予獅子王,於是至今,獅子王依然還不太懂得如何以正規的規範寫下一段完整的墓誌銘,且這個歪斜墓碑還是當時在一旁的童子切安綱看不下去,出手幫著他一起立起來的。

 

這時正是仁安四年,六條天皇禪位給了憲仁親王也不過一年的時間,那天他帶著鵺偷偷的跑出源氏大宅,打算循著老爺子上朝時搭乘的馬車的軌跡一路尾隨在後,在當時的年代,表面上的百姓雖是過著富裕和美的生活,但實際上當時的秋津島,有三十餘國都歸平家管轄。

 

『綺羅滿堂,如花似錦;車馬雲集,門庭若市,揚州之黃金,荊州之珍珠,吳郡之綾,蜀江之錦。』

 

瀨戶內海內的貿易、與中國的宋朝海上貿易讓平家當時的掌權者——平清盛謀取了非常大的暴利。平清盛好色,於是在當時有不少人為了投靠平家這位大戶,不惜將自家的女兒或是姬妾送往平家,而源義朝原來的姬妾——常盤,更是在近衛上皇時期的中宮——九條院身邊著名的美侍婢,她以那萬中選一的美貌著稱,於是平治元年那場亂政後,源義朝大敗,常盤帶著兩名孩子逃往大和山中時被平家逮補,平清盛貪戀其美色許久,遂將其納為妾,並赦免了其母與其兩子共四人的罪行。

 

說平家權傾朝野也不為過,若是與平家既得利益者,可一路平步青雲,富延子孫,福蔭後代,當時的平家儼然控制了整個朝廷,於是就有了平清盛的內弟——平時忠的口中的:「平氏にあらざれば人にあらず。」這句話。

 

 

獅子王一路上馬不停迭的小跑著,車夫雖已體恤源賴政年事已高,特意將馬車趕至一般成年男人快步行走也可跟上的速度,但對於尚是年幼體型的獅子王來說,車程與速度皆讓他的體力損耗不少,於是過沒多久,他就已經是氣喘吁吁的狀態,但他頭上的鵺卻還是老神在在的閒適樣,讓他氣得不打一處來,狠狠的把它從頭上抓下來蹂躪在懷裡,邊揉邊惡狠狠地說:

「說好一起瞞著童子切哥哥出來找爺爺的,你怎麼能自己爬在我頭上悠閒看風景呢?」

鵺不滿的嚎叫一聲,似乎對於獅子王的控訴表達出極大的不悅。

 

「喂,你!這是你家養的狗嗎?」

 

那道聲音靠得極近,獅子王聞聲,轉向聲音的來源地,他有些緊張的抱緊手中的鵺,童子切哥哥不是說過,除非原主,不然不會有人看得到他們付喪身的型態嗎?一路上也平安的無人瞧見他,這回怎麼就有人把鵺當成狗而且還叫住他了呢?

 

說話的人是一個門衛打扮的男子,他身旁還跟著一個與他打扮相同的男子,而站在兩人中間的,是一個身著華美服飾的中年男人,從他身穿的服飾來看,此人應是當地的貴族,非富即貴的象徵讓他看起來有種驕傲自負的氣質,那人不耐的看向他,獅子王抱著鵺害怕的向後退,他不怕他們三人對他動手,他怕的是若將此事鬧大,讓世人得知他非人類,而是不屬於人間的付喪神,將會讓源家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人禍』及『天災』。 

 

也怪不得他如此想,仁安二年,平清盛打破慣例,未經升任左大臣及右大臣的程序,便直接升為正一位太政大臣,由一介武士涉入政治中心成為位極人臣的他是第一人,但巧合的是,在平家位於權力最顛峰時,平清盛卻突患重病,甚至數度被太醫下達病危,集權力與法皇的寵愛於一身的他,只當了三月有餘的太政太臣便辭職出家,於是當時的人們都說相國必定是被崇德上皇的怨靈給詛咒了。崇德上皇生前篡位失敗,當時他所信任的臣子——平清盛在政變時倒戈敵營背叛了他,於是害得他淪落到被流放的讚岐下場,甚至流放時,他為了以示自己已有反省的意思,於是他將為戰死者祈求安息所抄寫的五部大乘佛經,要求送入京都納於寺中,但是卻遭當時的後白河天皇所拒絕。

於是憤怒至極的他,將自己的鮮血染滿佛經,並發誓“願為大魔王,擾亂天下。以五部大乘經,回向惡道。”

然後也不知是詛咒顯靈、亦或是巧合,在崇德上皇死去的十年裡,與後白河天皇親近或有關的人事陸續死亡,各地的天災人禍頻傳,而在安元三年,所發起的一場大火更是讓幾乎三分之一的京都燒為灰燼。

 

於是直到這時後白河天皇與他的家臣終於不得不相信,這是崇德上皇的怨靈化為大天狗在作祟啊! 

但說來也奇怪,在平清盛因重病的出家而接受佛祖的洗禮後,原本幸災樂禍的百姓,或是隱隱期盼平家倒台的敵方陣營,都訝異他能夠康復,甚至是帶領平家走向更高權力的巔峰,這是否印證了皇室一直不願承認的,崇德上皇死前那句「取民為皇,取皇為民。」呢?

 

但不管如何,這都不是此時獅子王最擔心的問題,他眼神警惕的望著那三人朝向他而來,察覺到獅子王的戒備,他手中的鵺也隱隱發出低吼似乎打算震退敵人,那三人毫無反應的繼續朝他走來,獅子王摸向後腰,那裡藏著一把小短刀,是童子切送給他的。他也不知道童子切是從哪裡弄來的,只說他的真身太大,以他現在的體型根本揮舞不動它,於是就送了他一把比短刀還要在小的刀送給他防身,獅子王摸摸刀柄,他原以為不會用上的,沒想到今日竟是要以這般形式出鞘!

 

他握緊刀柄,打算情勢不對劃傷那三人後就立即逃跑!

 

 

「實在非常對不起,這位大人!犬子…犬子他不是故意的!」

 

欸?獅子王疑惑的將頭轉向他的後方,在他身後有一位婦人打扮的女子不停的鞠躬道歉,而她身旁還有位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正瑟瑟發抖的小男孩。

 

他看見那名婦女不停地鞠躬道歉,她的腰彎成了九十度,她的頭甚至快與地面接觸了,而她的左手覆於身前,右手壓著小男孩的頭不斷的點頭;小男孩的兩腿沒有停止的不斷打顫,他們機械性重複著一樣的動作,獅子王敏銳地感受到了他們的驚恐與害怕,但饒是如此,卻依然沒有阻止那三人前進的腳步,而此時他也終於注意到了,剛才說話的那名男子,他的手上提著一隻因為害怕而渾身僵硬的小狗。

 

原本喧嘩的市集因為他們幾人頓時成為全場注目的焦點,現場一片死寂,似乎無人敢在此時發出話語,這使得中間那名衣著華美的中年男子神情更加囂張跋扈,他邁著優雅的步伐緩緩而來,而那刻意放輕的聲響,卻讓那對母子更加害怕,他看見那名婦女受不住的跪倒在地,小男孩忍耐多時的情緒終於忍不住宣洩而出,他毫無克制的嚎啕大哭,卻被他母親一把摀住嘴巴,被遏止的嗚咽哽在喉間,他愈是掙扎,他的母親愈是用力,小男孩漲紅的臉蛋讓許多人不忍心的閉目轉頭,但卻無法獲得那人的憐憫。婦女被門衛一腳踹翻在地,失去禁制的哭聲迴盪在整個市集,那人不耐的微皺眉頭,於是換上的,是把鋒利無情的武士刀架在喉間。

 

獅子王聽見那人無情的吐出殘酷的話語。「讓那小鬼閉嘴。」

 

「這位大人、這位大人啊!犬子絕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望您大人有大量網開一面啊!!」

婦女哭喊著爬到那人腳邊,她試圖伸手拉住他下身的指貫,卻被他身旁的門衛一腳狠狠地踢開。

 

「大膽狂徒!時忠大人豈是你等賤民能靠近的!?」

 

婦女不敢再上前,她無助的瞧著她的孩子在另一名門衛的刀下嚇得只敢暗暗啜泣,她焦急的環視一周,盼望有人能為此站出來發聲,卻絕望的發現無人敢上前,甚至是瞄一眼都彷彿會得罪那位大人,紛紛避開她求助的目光。

 

獅子王忍不住更加握緊刀柄,指節在他的用力下隱隱發白,爺爺教導他做為武士需要有寬容、愛心、同情、憐憫的美德,但卻沒告訴他,遇上不公不義之事,若是無人出手插管,那是否也為不公不義?

 

他聽見那人緩緩開口,如同正在吐信的蛇,故作優雅的聲調卻掩藏不住那尖銳刻薄的惡毒:「哼,本官今日難得休沐,卻遇到這等穢事!你家的賤畜差點衝撞本官,若非本官及時閃開,豈不是被你等糟蹋了!?」

婦女跪在地上不斷的對著他磕頭,「大人、大人!是我!是我沒將狗崽看住,還請您高抬貴手,饒了犬子一命啊!!」

那名中年男人搖著華扇,故作遺憾的搖搖頭。「遲了!你們養的畜牲剛剛污了我的鞋,你們就已經是犯了襲擊朝廷命官的罪,不將你們辦了,我難以愧對我東瀛的王法啊!」

聽聞,婦女癱軟在地,她的額頭冒出絲絲鮮紅的血液,她在啜泣下顫抖的開口,嘶啞的聲線不難讓人聽出裡頭包含的絕望。「饒命啊大人!」

 

「時忠大人,聽吾一言可好?」

 

一道沉穩有力的嗓音突然在這之中傳開,聽聞這聲音獅子王渾身顫抖了起來,他不敢轉頭看是誰,那聲音靠得極近,他原本只打算偷偷在遠處看一眼的,這下可好了,不只被抓包了還被當成現行犯,而他手中的鵺早已不知躲在哪處了。他知道鵺平時就有點畏懼源賴政,但沒想到牠會如此沒義氣的逃也不帶著他一起走!

 

「哦呀?是源大人啊。」平時忠斜著眼不屑的瞄著來人道。早在事情發生前,他就眼尖的看到源賴政的馬車停留在不遠處,平氏一族除當家的平清盛外,其餘人素來瞧不起這位源氏的"餘孽",儘管這位年邁的老人早在保元之亂時就忠心耿耿的隨平清盛出征並建立許多功勛,但不管是基於他留著源家的血脈還是能夠以源家的身分獨得平清盛的寵愛,在所有反對聲音裡,就屬平宗盛反抗最為激烈。平宗盛在朝廷上處處針對源賴政一家已是稀疏平常之事,連平時平清盛邀請源賴政一同出遊也能被他大做文章,但也不能怪他如此,除了他是被指定做為平清盛的接任當家外,就連源氏自己,也看不起這位背祖棄宗、同族相殘的源氏族人。

 

「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源大人,我記得源大人今日是該上朝的,該不會源大人從剛剛開始就在這裡了?」平時忠皮笑肉不笑的說著,他雖驕橫跋扈,平時仗著平清盛內弟的身分幹了許多不法的勾當,但如果可以,他還是希望能不與源賴政有太多牽扯,平清盛雖對他背地裡幹的事已經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若是再傳到他的耳邊——還是經由他最為寵愛的部下口中傳出,嚴懲是不至於,但被訓誡一頓還是有所難免。

 

源賴政道:「非也,在下只是恰巧路過此地,聽聞車夫表示前有騷亂,不得而行,才特意下馬前來觀看的。」

「那可真是勞煩源大人了,不過是些閒雜人等冒犯我,我馬上就讓門衛處裡….」「時忠大人。」

 

源賴政平靜的道:「能否聽在下一言呢?」

 

一瞬間平時忠臉上的笑容險些掛不注,他的臉變得有些難看,握緊的華扇在手中劈啪響,但很快的他就調整了情緒,重新掛起優雅的微笑說:「源大人請說。」

 

源賴政環視一周,他看見在平家門衛的武士刀下瑟瑟發抖的小男孩,於是他的目光不自覺轉向不敢正眼與他對視的獅子王,明明就是一般大的孩子,他相信若是此時刀下的是獅子王,他決不會如此坐以待斃。不同的環境造就出不同的歷練,平家的蠻橫跋扈已不是頭一遭,就算他在怎麼嚴以律己又如何?世人提及他依然是與平氏一門畫上等號,他還是那位平清盛大人最為寵愛的臣子,百姓提起他也總是用帶著畏懼又厭惡的口吻。而他看不慣其餘平家子弟仗著平氏一門的光環耀武揚威的嘴臉,但同樣的他也知道,在人們眼裡,他何嘗也不是那副可恨又可怕的模樣?

 

“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

 

人人都以為他只是盲目地效忠平清盛,但卻沒人想過,在當時皇室內鬥愈發惡劣的情況下,唯有投靠其中一方勢力,才是明哲保身之道,而源家已經持續了多年的低潮,在當時早已是力盡衰竭的疲態,於是乎,不管是掌握的權利、還是擁有的財力,都一再顯示出平清盛此時才是最好的人選,他只是出於利益考量而投靠了平清盛,甚至一直以來,他都能說他只效忠平清盛。

 

但是現在,世人都被平家所擁有的財富與權利而感到迷醉時,卻反而只有他看得更清了。

他歎了一口氣,他平時老是訓誡獅子王做事切勿毛躁進取,但此時的他又是為何?

 

「此婦雖愚昧,對於孩子也管教不周,但是諒她也想像不到此犬會冒犯到您,而現世在上皇與天皇英明的領導與平大人有利的帶領下,已過了長達許久的太平盛世,百姓皆過得和樂美滿,而您也曾擔任過檢非為使,在您的管理下,百姓們都是過著家不鎖戶的日子。法理之外不外乎情,所以在下有一請求,能否看在在下的面子上,饒了這一家大小的命呢?」

 

來了!平時忠得意的想,你源老頭子,也有求我的一天啊!但他表面上還是故作為難,瞥了一眼在地上不斷磕頭的婦女道:「不錯,法理之外不外乎情,但是源大人,若是每個人都像您一樣心軟,犯了罪卻不用受到制裁,那這天下,可還有王法可言嗎!」

 

源賴政微不可察的歎了一口氣,他道:「那既然是畜生衝撞了您,那代表此犬野性過強,已不適合由人所豢養,未免下次發生有百姓受波及的憾事,依在下所見,不如就將此犬處裡掉,並仗責愚婦十下做為她管教不周的處罰,這樣就算是給您,給天下人一個交代了,不知您意下如何?」

 

「那好吧。」平時忠無奈的道,「我今日就賣源大人一個面子,也正巧今日趕上本官休沐,本官也不願將此事鬧大,只是日後姊夫若是追究起來,我也只能向源大人說聲對不住了。」

源賴政點了點頭:「那多謝時忠大人了,在下今日還需上朝,就不便與時忠大人敘舊了,改日必定登門造訪以表謝意的。」

「源大人客氣了。」

 

而待源賴政的馬車已行至肉眼瞧不到的遠處後,平時忠轉過頭,厭惡的對著還在不停磕頭的婦女用力踹了一腳,煩躁的道:「快把這女人拖下去仗責,記住可千萬別讓她死了,源賴政那老頭一定會派人慰問她的;然後也把那小鬼一起拖下去,別讓我再看到他。至於那隻畜生,就隨便找個地方把牠解決吧!」

「多謝大人不殺之恩!多謝大人不殺之恩!」婦女含著淚不斷的磕頭道謝,她的額頭已是血肉模糊,但她卻彷彿感覺不到疼痛,不斷的用頭撞擊地上,卻始終不敢抬頭望向那身處高處的大人一眼。

 

「不要!我不要!」男孩大力的掙扎著,他想將小狗從其中一名門衛手下奪過來,卻被武士刀用力的壓制在地板上。他不斷的哭喊掙扎,嘴裡吃進的沙土與唾液一道流了出來,臉上滿是泥沙與淚水,看起來甚是滑稽,但卻刺激了旁觀的眾人一道紅了眼眶。

 

平時忠厭煩的擺擺手,隨後搖著華扇帶著一名門衛離開,另一名門衛聽命,提著手上早已被嚇僵的小狗往另一頭方向離開,獅子王跌跌撞撞的跟在那名提著小狗的門衛身後,而鵺不知何時早已回來,穩穩的趴在獅子王的頭上一動也不動,然後彷彿是知道自己死期將至,小狗在門衛手下僵硬的沒有一絲掙扎,直到門衛將牠帶到毫無人煙的地方,才發現牠其實早已嚇死了。

 

「呿,真是穢氣!」門衛嫌惡的將牠隨手一丟,小狗的屍體就像垃圾一般隨意的被丟棄在樹下。而直到人已走遠,獅子王才悄悄的探出頭來,他緊緊的抱著小狗的屍體,也不在乎牠是否早已斷氣許久,靜靜的不發一語。

 

 

「獅子王,你在做什麼?」童子切跟著獅子王蹲在庭院的花園裡,他好奇的看著獅子王手裡拿了根樹枝不停的刨挖靠近樹根的一塊小空地,小臉上滿是污泥,但本人卻不甚在意,只是間或間抬起尚算乾淨的手背隨意的抹了一下臉。童子切在旁看不下去,於是認命的拿起自己的衣袖給根本不在意自己臉上有多可笑的獅子王擦起,只是邊擦還不忘追根究柢的詢問:「你到底在做什麼?竟把自己搞得如此骯髒。」

 

「我在挖洞。」獅子王邊說,手上還不忘繼續賣力的挖著:「我剛剛在大街上看到一群平家的門衛把一隻小狗打死,所以我偷偷把牠帶回來,想替牠好好埋葬。」

童子切擦拭的手聞言頓住了,但隨後他反應很快的在獅子王頭上用力的敲下一記

拳頭。「跟你說過多少次不准一個人獨自上大街去,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嗎!?」

 

獅子王吃痛的想把手摀住傷患部位,卻被童子切眼明手快的抓住手,看也看不著、摸也不著的情況下他立刻委屈的像童子切告饒:「我不是一個人,我有帶鵺一起去!」

童子切嘆了一口氣,他對獅子王說:「最近外面的世界很不平靜,到處都是平家的狗官跟黨羽在外面亂跑,你沒事還是少出去為妙。」

 

獅子王隨口應了一聲,手中還是不停的刨挖著,就像是察覺出主人失落的情緒,鵺沒有像往常一般看到童子切就緊緊的黏上去,而是靜靜的靠在獅子王身旁,跟著童子切一起看著獅子王將小狗的屍體放入土壤中。

 

「獅子王,你初征了嗎?。」童子切突然開口,聞言,獅子王搖搖頭,然後童子切笑了,只是那笑容裡沒有一絲溫暖。「那往後你準備經歷的可遠不止這些呢,收起那些無謂的傷懷吧,你是刀,不是人,若是連這種程度的打擊也承受不起,那你也沒資格成為源氏的利刃了。」

 

獅子王張開欲言,卻又緊緊閉上雙唇,他很想跟童子切說他遇到了爺爺,而且他不是悲傷,而是感到困惑且懼怕,現世的生命是如此脆弱,輕易的就從人類手中流逝,那還有什麼是人類無法奪取的?

 

评论(1)
热度(15)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