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百年孤寂1(AU、團兵)

換種新寫法,更新什麼的別太期待

 

這已經是一棟年紀已不可考的公寓了,包含地下室總共蓋了四層樓,佔地面積不大的建築物在每一層樓就佔滿了六戶。由於年代已久,每一面的牆壁都顯得斑駁不堪,從所剩不多、裸露在外的油漆看來,它在早前是漂亮的乳白色,也許在當時還是名流人士之間的愛用的首選之貨,但是經過時間歷經月累的沖刷,原先漂亮的乳白色早已變成代表過往的灰色,大大小小的凹痕佈滿在原先砌得平整光滑的牆面上,甚至在面向東邊的牆壁,被迫噴上了與它實際年齡不符的塗鴉:一個敞開私密處、摳弄自己下體,雙腿擺出M字型的金色大波浪紅唇女郎。

 

里維手提一包垃圾打開住所的大門順著二樓兩側樓梯中的其中一側緩步下樓,老舊的鐵梯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要是你願意留心一看,你會發現鐵梯上除卻經過風吹雨打而有的紅鏽,它還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痕跡,例如喝得一蹋糊塗的人吐在上面的嘔吐物;醃漬食品被打翻的殘留汙漬;與任何人都有可能留下的菸灰殘漬。
他踏過從不惹人關注的鐵梯,在鐵梯旁的公用垃圾桶裡放下從屋裡帶出的垃圾,三個黑人小孩抓著一袋母親一早就為他們烤好的吐司飛快得從他身旁跑過,里維快速的一眼掃過,發現其中一個小孩兩天前才因為偷了隔壁街區的布朗先生賣的臘腸而被店裡的夥計狠狠打了一頓,臉頰的瘀青估計是那時被狠揍的,不過從他依然活潑亂跳的模樣看來顯然那孩子對自己臉上的傷痕並不在意。事實上又會有誰在意呢?就如每日必經的鐵梯被人隨意踐踏也不會有人在乎,生活在這裡的人也是如此,差別只在於你能否自保自己,物是死的,但人卻是活的。

 


走過一條街區,街邊開始變得熱鬧,一旁隨處可見的熱狗攤販聚集了早晨在家來不及食用早餐的上班族,買完的人幾乎人手一杯咖啡,在這節奏快速的城市似乎已是常態,他們無法光明正大的放縱自己,只好靠著咖啡麻痺自身。里維穿過不停流動的人群,他站在一個紅綠燈街口,將連身帽的帽子戴起來,拿起放在外套口袋裡的耳機掛在耳朵裡,按了幾個鍵,他把音量調至逼近最高音,裡頭放著震耳欲聾的搖滾樂,他的雙手插在口袋,空洞的雙眼默然的直視前方。

 

叮!

 

綠燈了,他無意識的隨著人流穿越馬路、穿越地下道、穿越地鐵閘門、穿越頭底一牌又一牌的指示路標,最後他站在地鐵地板警示的黃線後,正值上班尖峰期,身旁盡是西裝革履的上班族與跟他一樣帶著耳機的青少年,每人的手上不是捧著一本書,就是漫無目地的滑著手機,就像那個總是坐在第二節車廂靠右座椅的女人,她的手掌永遠捧著當季最新發表的智慧型手機,鮮豔亮麗的鮮紅色裝飾著她的指甲,滑動手機的右手背到虎口刺著一條有著雙足的蛇,她沉默的用眼神挑逗著他,就像所有老練的妓女,她毫不保留地向他展示她的魅力,輕咬下唇,偶爾不經意間裝做眼神相對的樣子,她努力表達自己守身如玉的節操,卻總在不經意間流漏她的浪蕩與飢渴。
里維的眼神直勾勾地望著她,清澈的雙眼絲毫不避諱,女人裝模作樣地拉低早已短得不能在短的皮革短裙,上身緊繃的低領馬甲硬生生擠出一條鴻溝,她永遠讓自己保持性感又矜持的模樣,直到里維在第四站下車,不再望著她為止。

 

 

评论
热度(2)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