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百年孤寂2(AU、團兵)

換種新寫法,更新什麼的別太期待

 

※11/23更新後半段

 

出了地鐵站,里維順著人行街道來到一家書店,書店門口兩側掛了兩塊比門還高的透光玻璃,那上面永遠是一塵不染,當人們經過時總會下意識止步,就像小孩被糖果店的裝飾巧克力吸引注目光,大人們也會因為它的高透反射而停下腳步望著鏡中的自己,撥弄著頭髮、整理起皺摺的衣襬,他們先讓自己保持最佳的完美狀態,接著才會開始意識到自己站的是一家書店,而不是服飾店的試衣間。

 

門口上方掛著的聖誕鈴響起叮咚叮咚的清脆聲,這在平時是普通的風鈴,但為了呼應聖誕節即將到來,佩托拉用梯子把原本掛著的風鈴拿下來,換成每戶人家都會掛的聖誕鈴,兩顆金色的鐘用蝴蝶結緊繫在一起,外圍在圈上一圈聖誕葉形狀的塑膠樹,高掛在門上,慶祝著耶穌基督的誕生。
里維拉開門把走進書店裡,他繞過落在地上大大小小的紙箱,取下塞在耳朵裡的耳機,把穿在外面的厚重大衣脫下,只露出裡面的灰色連身帽,這讓他看起來顯得更加年輕。他從櫃檯抽屜抽出休息中的牌子掛在門口,佩托拉從店內轉出來,她的手上提著一箱到她胸口的紙箱,她走到櫃檯前,把裡頭的東西全倒出來,裡面是一個個家中常見用於裝飾聖誕樹的飾品,有一個圓球狀的鈴鐺順著桌沿滾下桌,她蹲下身把它從地下撿起,正巧里維從門口走回來,她輕拍鈴鐺身上看不見的灰塵,抬頭笑著跟里維打招呼:「早安,里維先生。」
「早安。」
她把散落在各處的飾品集中起來,指著它們問:「這是我從家裡帶來的,里維先生還喜歡嗎?」
里維用手指捻起其中一個飾品,是菱角分明又混雜亮片的觸感,「我記得距離平安夜還有五天的時間。」
「是的,但是我想提早先把聖誕樹裝飾起來。」
「不用那麼費心了,這裡看得到的只有妳。」
「不是還有您嗎?」佩托拉說,「您,以及這家店的所有客人。」
里維勾起一邊的嘴角,「那妳可要放得顯眼一點,來這裡的人可不是為了看一顆聖誕樹而來的。」
「老實說要是您願意的話,我更樂意讓您帶回家。」
「不用了,我家不需要『這種東西』。」他蹲下身單手舉起落在地板其中一個紙箱,頭也不回地往店內走去。「不過看在妳這麼有心的份上,這個東西我就收下了。」他舉起手上的飾品揚聲道。

 

 

里維一個人默默站在街邊抽菸,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比夏天快,時值六點,天色早已暗下,馬路上的汽車川流不息的雙向往來,一對情侶親密的從他身旁擦肩而過,男人的肩膀撞上里維夾著香菸的右臂,手大力晃了一下,他扔掉手中還剩半截的香菸,揮拍男人曾經撞上的地方,但轉頭望去,男人早已摟著女人揚長而去。

 

拉下鐵門,鎖好最後一道鎖,佩托拉轉身準備將鑰匙歸還里維,她看到里維輕撫自己的右手背,走上前看了一眼,一向溫和的嗓音頓時變了調。
「里維先生!你的手!」
「我沒事。」拉回佩托拉反覆查看的右手,里維輕聲道:「只是不小心燙到自己的手罷了。」
「這必須趕快治療!」她焦急的道:「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我回去擦點藥就夠了。」
「我家在這附近,要不來我家?」
「不用了。」
「但是……」
「佩托拉。」里維把她交回來的鑰匙放進她手裡。「明天繼續整理新進貨的書,妳一樣早點來開門。」
「……好的。」
「那麼明天見。」
「里維先生……」
「嗯?」里維停下已大步跨出的左腳,他轉回頭看著佩托拉。
「地鐵站是往那個方向,您今天不打算搭地鐵回家嗎?」
他沒馬上回答,停頓了幾秒後才緩緩開口:「…不了,我今天坐計程車回去。」

 

评论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