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龜甲貞宗&獅子王)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02

想到就寫的一個小坑。

正文

「哈!找到你了!」

龜甲貞宗試圖抬了抬疲倦的眼皮,發現竟因為過於腫脹酸澀而不聽使喚,於是他在還沒有完全睜開時翻了個身,決定背對魔音的來源,遵從身體的意志抵抗那一聲聲呼喚。

「又裝睡?好,看我的!」
「噫!」

頸上傳來的一陣冰涼立馬讓他像鯉魚打滾般跳了起來,他坐在長廊上捂著發涼的後頸,撲紅著臉看著少年逆著光站在他面前,手上還拿著兩個盤子一臉壞笑的看著他。
少年背對著太陽,束著側馬尾的金色髮絲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顯得熠熠生輝,少年當著他的面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接著將放著食物的兩個盤子同時放在他們兩人之間,然後抓起盤中的一塊羊羹就往自己的嘴裡放進去。

「你為什麼老是看見我就紅著臉,我沒對你做什麼事吧?」
「那剛剛是誰把冰鎮過的盤子往我頸上觸碰的?還有我這是興奮,你是不會理解的。」

突然間,龜甲貞宗趁著少年毫無防備時一把握住他抓著羊羹的手,於是就著他的手就將他吃的還剩一半的羊羹放入自己的口中,舌頭還不忘在少年的手指放入他的口腔時,曖昧的在指間上舔舐著。

「嗯,果然是紅豆味的。」因為太過興奮眼睛不自覺閃爍著淚光,龜甲貞宗睜著一雙水波瀲灩的眼眸看著少年,還不忘伸出紅艷的舌頭在唇上舔舐了一圈,簡直像他品嚐的不是羊羹,而是眼前的少年。

啪!

「#@?¥₩÷£×%#$*%※&!」


「這個啊,是從中原來的點心呢。」

龜甲貞宗臉上頂著一張鮮紅巴掌印的大臉,用竹籤叉住獅子王帶來的羊羹,就將它抬起讓它透過陽光的照射而呈現剔透光盈的半透明色澤,他一口將它咬下,頓時紅豆的香氣就甜膩的瀰漫在他的口中。

「但一開始聽說是羊肉湯做成的,果然羊肉的味道還是有點奇怪呢。」

「這是誰給你的?」龜甲貞宗抬頭瞥了獅子王一眼,午後的陽光照射在他身上,讓他渾身都慵懶起來,他斜靠在獅子王肩上,尋思著怎麼從他手上把剩下的羊羹搶過來,卻讓早已有所防備的獅子王悄悄將插著竹籤的羊羹換了另一隻手拿。

「是次郎法師丸給我的,原本我們打算去花園野餐的。」
「原來我只是次郎法師丸的替代品啊。」
獅子王搖著頭:「你別這麼說,其實次郎法師丸只是因為看不到你,不然他也會準備你的份的。」
「我關心的重點不是這一個。」龜甲貞宗從獅子王肩上站起來,逆著陽光站起的他竟讓他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

「我就是想問問你,如果我跟次郎法師丸同時掉進海裡,你會先救誰?」

獅子王愣愣地看著他,過了半响,才有些為難的道:

「這個……我不會游泳啊。」


赤松政則向來喜歡在庭園內揮舞曬墨,這是全府上下都知道的一個習慣,在午後的庭園裡磨好墨的硯臺與上好的毛筆置於石桌右手邊,上好的宣紙擺放正中,兩份精緻可口的點心在石桌的另一端,每當天晴乾燥時,他總是會吩咐下人提前準備妥當,但卻從來沒有人對於他習慣性叫上兩份點心有所懷疑,或許在其他人眼中,滿足口慾正是正值發育的赤松小家督在背負著沉重的責任下,一個宣泄壓力的小動作。

但獅子王卻很喜歡赤松政則這貼心的小習慣,儘管他不是實質上的人類,不需靠進食也能夠延續生命,但次郎法師丸下意識的小動作與帶著關懷的口吻,總讓他認為這是次郎法師丸已經成長為懂得關懷他人體察民情的主上,比起面對家臣與幕府的大臣習慣性擺上的冷面孔,他更喜歡他從心底透出來的溫暖。

「墨沒了……」赤松政則皺起眉頭,正想呼喚早已退下的下人研磨石墨,一旁看著的獅子王卻主動伸出手拿起置於石桌上的墨,以直線來回的方式緩緩的在硯臺上研磨起來。
「有我在呢,還需要叫侍從?」
「但你又不是侍從……」赤松政則搖搖頭,上前一步欲奪過獅子王手中的墨,卻被獅子王向旁一靠,閃了過去。

「以輕鬆自然的速度仔細的研磨墨汁,不僅能夠墨出好墨,也是一項訓練耐心與毅力的工作,以前我就經常在爺爺吟歌做詞的時候在一旁幫他磨墨。」
赤松政則不語,過了半响才緩緩開口:「你說的爺爺,是清和源氏一脈,攝津源氏的祖上源賴政嗎?」
獅子王頭也不抬的道:「是的。」





「那當時的他,有像我一樣承受著有志難伸,領土被奪的屈辱生活嗎?」

獅子王身形一頓,動作不自覺停了下來。


「次郎法師丸……」過了許久,獅子王終究還是開口:「這些壓力本就不該由你來背負,你的祖父輩不懂得贏得民心是一敗,惣領與庶子一脈的鬥爭也一直都是問題,但是,次郎法師丸……」

獅子王轉過身認真的看著他:「比起靠著祖上的庇蔭而默默無聞的主君,或是弒君奪主而臭名昭著,我更希望看到你成為帶領赤松氏奪回榮耀而名流青史的主上。」

語畢後他復又轉回,身拿起石墨繼續研磨:「人生就像是墨,想要磨出好墨,就必須耗費無數的耐心專心的研磨才能得到你所想要的。」

赤松政則安靜的聽著,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間笑了起來:「這個肯定不是你想的。」

「嘿嘿,這是以前我沒耐心磨墨時爺爺告訴我的。」獅子王用手指蹭著鼻子得意的道,卻沒發現自己在磨墨時手上早已沾上墨汁而糊得一臉都是。

赤松政則瞧見了卻決定不告訴他:「聽聞源賴政不僅武藝方面精通射箭,在文藝上也非常擅長和歌?」

說起源賴政獅子王就立馬來了精神:「沒錯!爺爺他不僅用雷上動射鵺,而且他啊……」

而等到獅子王再一遍回顧完他的童年後,早已經是夕陽西下的事,但直到獅子王再次見到龜甲貞宗以前,赤松政則依然沒有告訴他他頂著一臉的墨一個下午的事。

评论(1)
热度(9)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