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燭俱利、鶴俱利)誰與你同深淵中對望02 END

同樣又是個在資料夾躺太久的東西……

正文

老人有一雙枯燥的雙手,就像所有年近遲暮之年的老人那般,歲月總會無情的帶走人一生最重要的東西,比如說青春,比如說人生。他在晚年的時候早已退休,偶爾在福利機構裡擔任義工,做著“或許很重要,也或許不怎麼重要”的工作打發餘生,只是比較特別的事比起與他同期退休的鄰居,他選擇的是到住家附近的私人醫院裡擔任花園園丁,也因此在用餐過後午後的涼風造訪整片大地時,他總會遇到那位皮膚黝黑的小夥子柱著拐杖,身形不便的漫步在人工草皮旁的小路上。

「午安,先生,用餐還愉快嗎?」
這個時候老人總會先打起招呼來,比起要對方先問候,要讓他開口似乎更讓他感到困難。

果不其然,在老人帶著微笑向男人問候以後,男人微微皺起眉頭,似乎在打量是否也該禮貌性的回應對方,但最終他只是輕輕點頭,柱著拐杖卻沒有在前進一步。

老人面帶笑容的看著,每當男人回應完後總會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著老人發落完畢後才敢離開,老人微笑的想著,或許別人看不出來,只認為小夥子只是偶然漫步在此處,畢竟這醫院就這麼大,他還能去哪裡呢?但是看到那位披著白袍的醫生急匆匆的從二樓的小兒科室跑下來時,他又總認為這或許不單只是“巧合”。

「俱利伽羅,復健診療室的醫師說了,頻繁密集的復健,身體是負荷不了的。」

「你……」面對白袍醫生嚴肅更多的卻是擔憂的神情,小夥子瞪了半响,最終還是妥協般,垂下頭低聲吼道:「說了不要叫我這個名字!」

「但這才是你真正的“名”,不是嗎?」醫生眨眨眼正色的說著。「之前被你矇騙而不知情,但如今我已經知道了正確的唸法,無論如何我都會照我自己的意願稱呼你的。」
「你為什麼這麼堅持?」
「因為鶴丸先生也是這麼稱呼你的不是嗎?」

小夥子頓時語塞,隨後低著頭舉起拐杖用那身不甚靈活的身體大步向前。

「隨便你,不過你別指望我會回應你。」

醫生一愣,反應過來後忍不住燦爛一笑,隨後像是意識到自己失態的表情趕緊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向著小夥子踏步的方向追了上去。

「你別走這麼快,你的身體還沒好呢。」
「別管我!」
「鶴丸先生說了你的“別管我”其實就是需要人們注意你的意思。」
「國永!!!!」
「你別激動,小心你的傷口……」

兩個年輕人爭執的聲音漸行漸遠,老人像是什麼都沒聽到似的轉過身繼續拿起剪刀修建樹枝,但臉上淺淺的笑意卻怎麼樣也無法消去。

就像是每個過往的行人,溫暖的午後陽光總會帶著溫度進入每個人心中。


作者廢言:有人想看後續嗎?其實很想寫這三人的生活故事(現在也許可以在多個小貞了

评论(3)
热度(9)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