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修改後重發)鵺與獅12 END

※12章的後續番外傳送門: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cfb8a3e


「這個字收筆不對。」

這麼說著童子切就將獅子王手下的宣紙抽出,不由獅子王反應,隨後就揉成一團丟進角落的廢紙簍裡。

獅子王也沒什麼表示,拿過桌上一疊厚厚的宣紙,抽起最上面一張紙,就對照著孫子兵法的內容繼續悶不吭聲的抄寫。



這個狀況持續已有數月,似乎是對這沉悶的環境的默認,從源賴政決定入道開始,他們兩人誰也沒想過要改變這種無言以對的相處方式。比起宅邸冰冷而壓抑的氣氛,與嫡子們每一句話彷彿都踏在脆弱而易碎的薄冰上的言行,此時與獅子王的相顧無言,反倒更體現在洶湧暗流下難能可貴的真情。




「這件事太過荒誕,我也不知該如何向眾人解釋。」在門外佇足的男人悄聲的說:「這幾個月間裡,我經常在放置源氏祖傳的寶物間裡聽到壓抑的呻吟聲,那個聲音不似人類的聲音,更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哀嚎聲,你說,是不是讚岐院的怨靈又作祟了,這次來報復咱們源家了?」

另一個緊張的捂住他的嘴,話語無不透露出緊張:「噓!你小心點!這種話可不能讓其他人聽到!」

「我知道,我就只跟你說而已……」


兩個人的聲音隨著他們搖曳在和門上倒影而漸行漸遠,童子切依舊像是什麼都沒聽到似的穩坐於案桌前,儘管方才經過的下人們口中談論的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光怪陸離的異事,卻依然絲毫影響不了他。獅子王悄悄地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又匆匆的低下頭去,腦袋卻忍不住浮出方才被童子切搓揉的那張紙上所寫的十三個大字:


「懷有害人之心者,已與害人無異。」





獅子王抱著窩在他懷裡的鵺,從廊下另一端慢慢的走向後院山頭。他懷中的鵺比起一開始的體型,在長時間與童子切的相處下,吸收了過多妖氣的它開始日漸龐大,漸漸的與其抱著它,獅子王更喜歡讓它趴在他肩上。而比起鵺的寸步不離,現在他與源賴政見面的時間開始日漸稀少,源賴政似乎有意無意的在忽略他,早出晚歸的現象在源氏宅邸屢見不鮮,對此所有人都緘口不言,對比起源賴政的行為怪異,他待在宅邸的時間反之是愈來愈長。



「小獅子。」

獅子王被這一聲呼喚喊住了步伐,他疑惑的向四周觀看,得到的只有搖晃的樹枝回應著他。


而似乎是想給他一個驚喜,在他搖頭晃腦的空檔,叫住他的人就直接從枝頭從天而降的落在他面前。


雷上動整了整衣襬,在獅子王嚇得怔住的當下上前伸出手捏住他白嫩的包子臉,壞笑道:「才這麼短的日子沒見到我,連我的聲音也忘了?」話聽著像是在抱怨,但語氣裡掩不住的笑意卻出賣了他。

「哥哥!」獅子王開心的張開雙臂抱住他,瞬間被兩人夾擊的鵺發出不滿的嚎叫,但正沉浸在"小別新婚"的兩人卻無暇顧及他。

「這段時間我不在,你很寂寞吧?」雷上動伸手揉亂獅子王本就凌亂的髮絲,在他的"巧手"撥弄下簡直可稱之為鳥窩,但獅子王也不在意,反而抱住頭笑得開心道:「有一點,但主要還是……」

雷上動歎了一口氣,在獅子王有些欲言又止的當下,肯定的說:「你不敢跟安綱獨處,對吧。」

獅子王頓時心虛的低下頭。

看著他的反應,雷上動也只能在心裡再次歎了口氣,嘴上還是反問他:「安綱的反常,讓你很害怕?」

獅子王依舊死死的盯著腳下。


雷上動頓了一下,猶豫著,最終還是告訴了他:「如果我告訴你,這本來就是安綱的樣子呢?」


獅子王驚得抬起頭看著他。


看著他的反應,雷上動苦笑了一聲,開口時,語氣帶上的是獅子王從沒聽過的疲倦與認真:


「小獅子你還不理解,是因為安綱與老爺子還沒機會讓你學到這些。」

「如今他們都已自顧不暇了,我想,這時的你應該要學著自己去理解思考了。」


雷上動感覺到他掌下的頭顱開始微微的顫抖,心裡一緊,但他還是將另一側手掌握拳,狠狠一咬牙,強迫自己道:「小獅子,你知道你前幾日被安綱丟進廢紙屢裡,那段話的下一句是什麼嗎?」


懷有害人之心者,已與害人者無異。


懷有異心者,也與背叛者無異。



恍惚中,獅子王想起了現在他與源賴政為數不多相處的日子裡,他對他說過最長的一段話:


「在獨斷專行之下必然暗流湧動,這平家,蠻橫霸道,以極權手段控制著整個京都的人,人人皆過著人心惶惶的日子,而前些日子,平大人更是幽禁了法皇,將大權獨攬在握,獅子王你說,不出幾年,這天下該是如何?」


「吾們可能就要分離了啊。」


那時源賴政這麼對他說,他的嘴邊還掛著慈祥的微笑,他只記得那時他趕緊低下頭不敢再看著他,他覺得他的眼眶溫熱著,似乎有什麼東西就要潰堤而出了。

而到了現在,他卻真的撲到了雷上動的懷裡,像是溺水之人抱住唯一能讓他獲救的浮木,抑制不住體內的顫抖痛哭了起來。





而隔年五月,那時春天的腳步準備離開,在那一夜,熊熊的烈火燃燒著源氏的宅邸,裝扮成女人的以仁王,在親信家臣——長谷部信連奮勇對抗撿非為使的當下,成功脫逃至園城寺等待源氏父子的會合,起兵之事提前敗露,源賴政只得燒了自宅,送走妻妾與家僕,領著50餘騎與兒子們準備前去會合。


他看不到除了獅子王以外的付喪神,自然瞧不見雷上動與欲隨著妻妾一起離開的童子切安綱,對著身後熊熊燃燒宅邸,明亮的火光映照在雷上動眼底,他輕聲對著童子切安綱道:「安綱別怕,你撐不住還有我在後面幫你頂著呢。」那時的童子切無任何反應,甚至神色漠然,只是抓著韁繩的手指洩漏了他的心思,握得死緊的雙手似乎會在上頭留下一道道血痕。


也看不到曾經讓他靠著射下鵺而一舉讓源氏翻身的神兵利器,因為不願與他們的靈弓分開,而被死死封印在寶物箱裡,隨著馬車的顛坡而絕望的樣子。


他只看得到獅子王,他在沒人看得到的地方輕輕的撫摸他的頭,一如當年讓他放下防備與疑心後,他帶著無奈的笑容輕輕的摸上因為被冷落、而頓覺委屈的幼童的頭頂,他的目光一如當年那般堅毅,身姿也一如當年那般挺拔,也一如當年那般,充滿信念。

他掌下的髮絲細軟如綢緞,想著或許以後也沒機會了,他帶著淡然的微笑,用著只有兩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輕輕的說道:


「獅子王,就把這當作吾教你的最後一樣知識吧。」


獅子王沒回答他,只是斂下一向耀眼如光的朝氣眼眸。



到了最後的最後,一切都已大勢已去,當渡邊唱含淚舉起他,手卻無絲毫顫抖的落下時,隨著源賴政的頭顱頹然垂下的三千煩惱絲,亦是他的決心與信念。


在最後一刻源賴政用他的死教會了他何謂死亡,也告訴了他何懼死亡。


而他將帶著他教會他的所有知識,親眼見證未來的無數歲月。



END


作者碎言:

這個文從去年寫到現在,也算是終於完結了,這篇從一開始就是設想成中篇,或許是時間隔得太久,其實有很多橋段想寫著,但到了如今卻怎麼樣也沒感覺,所幸到了現在我想寫的結局依然沒變,就是寫想一篇關於獅子王成長的故事,一直很好奇年齡也近千歲的一把刀,是怎麼到現在都保有童稚之心的?我想,是因為他心中的那份信念始終都沒變過的關係吧,當然人想要不走上歪路,人生的導師非常重要,這麼想著就想為我最愛的一把刀寫一篇我心中所想的故事,也很謝謝一路陪我妄想跟聽我抱怨的基友XD被官方喂了一坨叫做小烏丸的ㄕˇ以後,我算是快一蹶不振了XD謹以此文紀念我曾經的美好吧QQ


至於雷上動對著童哥所說人生最後一句話(?)我是聽著LORDE的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而有所感觸的,對我來說

Holding hands while the walls come tumbling down.

When they do I'll be right behind you.

是我對於這兩人所認為最美的情話了。


加筆,不算本文後續的後續(?)

(龜甲貞宗&獅子王)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c369e8f

(龜甲貞宗&獅子王)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02: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c78b804


以上兩篇是基於我對曾經與小獅子在赤松家生活的龜甲所腦補的小YY,因為時間接續點是赤松家,所以想當成後續也行


评论(7)
热度(14)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