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鵺與獅番外02

想了想還是決定將合本的後半部份放出來,免得沒看過的人不理解最後一章在說些什麼,一樣,有任何不妥會再刪除

第12章傳送門: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cfb1bd9

正文

「近日的童子切很不平靜。」

獅子王看到源賴政闔著眼,交腳坐在蒲團上轉動著佛珠說著。

 

治承三年,源賴政出家改名真蓮後,家主之位由嫡男——源仲綱繼承,這時正值秋末,主宅不遠處的佛堂還在興建著,寧靜的午後還偶有聽到工人建造而發出的吵雜聲響,獅子王端坐在案桌上遵照源賴政交辦的課業書寫著,聽聞,他舉著毛筆呆愣在地,源賴政也不理會,繼續接口:

「真該說不愧是曾經名為血吸嗎?曾為征夷大將軍坂上田村麻呂之配刀,換輾轉到了先祖手上,當時一條天皇派先祖去討伐擾亂人間的鬼怪,而當酒吞童子因先祖給予的美酒而陷入沉睡時,血吸刀光一閃,就將酒吞童子的首級給斬下,而其餘眾鬼也正因神酒而動彈不得時,先祖就趁勢擊殺,所以血吸身上染滿了的,不只是人類的鮮血,更是無數鬼怪冤靈的鮮血啊!」

 

看見獅子王還是呆愣的看著他,源賴政也不氣惱,停下手中的佛珠對他說:「吾也正是因為先祖的事蹟,而在當時被選為皇宮退治鵺的第一人選,吾很感謝當時平清盛大人的賞識之恩,但是獅子王你可知,這平家手上,實在沾染了太多無數的無辜生靈啊!」

「在獨斷專行之下必然暗流湧動,這平家,蠻橫霸道,以極權手段控制著整個京都的人,人人皆過著人心惶惶的日子,而前些日子,平大人更是幽禁了法皇,將大權獨攬在握,獅子王你說,不出幾年,這天下該是如何?」

 

「我…」獅子王張口欲言,他想起了在保元元年那年被髭切砍傷的童子切,似乎從那時開始,這二十幾年來都是沒有間斷的在戰爭。武士終歸是武士,盡管平家想成為皆是公卿的名門家族,甚至是取代皇室,但骨子裡的自卑與人民的不認同,終究只能讓他靠著不斷的打壓與征戰來樹立威信。童子切渴望嗜血的慾望一日比一日愈發加劇,他曾在一個夜晚透過月光照射的紙門,看見童子切雙手緊緊的環抱住自己,他弓起的背與揚起的脖頸似乎在承受著什麼痛苦,他看見童子切張大嘴巴,卻嘶啞的發不出一絲言語,而他手中的鵺因為童子切痛苦的渴望,而興奮的扭動著,他害怕的抱著鵺快步離開擺放童子切的和室,雖已有數日未瞧見他,但那一晚給他的感受太過震撼,以至於再次見到他,不知到底該用何種表情面對他。

 

「吾們可能就要分離了啊!」源賴政對他說,他的嘴邊掛著慈祥的微笑,獅子王趕緊低下頭不再看著他,他覺得他的眼眶溫熱著,似乎有什麼東西就要潰堤而出

 



過了數不清的日子後,獅子王才理解到「有許多事在當下,總無法準確的意會出傳達者表達在其中的含義,總要到事境變遷,驀然回首時才懂得其中」的這個道理。

例如當年的童子切總是不停的揉掉他一筆一劃書寫在紙上的「懷有害人之心者,已與害人者無異。」這句話,他絕不會有機會讓他寫到下半句,他總以為是自己寫得不夠好,而事實的真相是他從雷上動的口中得知,童子切從沒想過瞞著他,是他自己察覺不到,以至於事件發生當下,他總會比平時更為難受。

有些人對你的好,他不會明白的告訴你,總要等到掏心掏肺的時候,你才會知道他有多保護你。

但好在還不算太遲,因為此後他有無數的時光可以去惦懷他最愛的人。

评论
热度(9)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