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那個房客8(AU、團兵)

里維猜想他現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因為他完全沒想到會在此刻遇見前幾天才被他無情的下了逐客令的人。

而事實上,在艾爾文眼裡,里維現在的表情活像吞了一隻蒼蠅般難受。


「早安,里維先生。」

「呃…早安。」

艾爾文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容,他感覺得到里維在面對他時比以往都來的緊張。他猜想,也許是里維那天無禮舉動讓他以為自己有受到冒犯,這讓他覺得很新鮮。在他的記憶裡,里維給他的印象與他認知的日本人有所不同,他冷漠、疏離、說話刻薄、他並不將人放在眼裡,說實話,要不是阿爾敏的關係,在與他互相比鄰的一個月裡,他並非完全沒見過他,但里維表現出的反應好似沒有他這位「高大和善」的鄰居,這讓艾爾文覺得他很特別,在被現實社會摧殘的這些日子裡,他已經很久沒感受到「特別」樂趣——只除了做為新手父親的時候,對他來說那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稱不上是有趣的經驗。

而現在,在經歷了醫院短暫的朝夕相處,他更堅定里維身上有他意想之外的秘密!


「里維先生,身體是否有所康復了?」

里維遲疑了一會,他正在猶豫是否應該回答眼前的人的問題。


而最終他緩緩開口:「…我很好,我已經出院了。」

「恭喜你。」艾爾文說,而他表現出的樣子確實真的為里維感到開心。「我們應該舉辦一場派對,祝賀你順利康復。」

「你太客氣了,史密斯先生。」里維淡淡地說著:「我想不必如此麻煩。我並不喜歡待在人群裡。」

「是嗎,那真是可惜了,哈爾遜太太原本會很高興的。」

「我想不必如此大費周章,這只是「小傷」。我在這裡並沒有認識的人。」

「不,是有的。」艾爾文指著自已與懷中的阿爾敏。「有阿爾敏、哈德遜太太、與我,我們是真心為你感到高興。」


里維頓時感到語塞,艾爾文對他的高度關注令他感到不解——是的,僅僅只是不解,連他自己都很訝異他對這件事只是不解而不是厭惡,看來雨國的紅茶喝多了他骨子裡的那分狂傲都被調教成溫和有禮的紳士了。里維自嘲地想。


「史密斯先生…」


鈴鈴鈴-—


「不好意思。」艾爾文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請先讓我接一通電話。」

里維道:「請隨意。」


「失禮了。」艾爾文說著轉過一邊身,示意阿爾敏從他襯衫的口袋裡取出手機,阿爾敏尋著鈴聲從口袋裡取出,艾爾文透過阿爾敏拿著的姿勢看到屏幕裡顯示的名字,臉色立刻嚴肅起來,他將阿爾敏從臂彎中放在地上,自己從他手中接過輕薄的智慧型手機滑過屏幕按下接聽鍵,登時對面立刻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大吼聲。

艾爾文專心致志的聽著對面傳來的話語,偶爾只回應幾句「嗯、好、我了解」,里維直覺艾爾文遇到了難題,因為他此刻露出的表情是他從沒在他臉上見過的,他對阿爾敏永遠是寵溺的、對哈德遜太太是親暱的、甚至對他,也是溫和有善的,就算是在他無禮的將他拒之門外,他也只是無奈的接受。但是現在,他卻露出彷彿會發生什麼危害國家的大事,這樣嚴肅正經的表情讓他覺得有一點……性感。


他立刻被自己的想法嚇得不清。


「我很抱歉,兒子。」掛完電話,艾爾文對著阿爾敏露出無奈又委屈的表情,彷彿剛才的嚴肅只是里維的幻覺。「公司出現大問題了,奈爾一個人搞不定,我必須去幫他。」

「沒關係的,爸爸,我能理解。」阿爾敏說,懂事聽話的模樣讓艾爾文覺得心疼。

「對你失信承諾,我真的感到很抱歉。」艾爾文蹲下身平視阿爾敏的雙眼。「現在我又有新難題了,哈德遜太太身體不好,我該到哪裡請保母照顧你呢?」


搖搖頭,阿爾敏正想說他自己可以一個人待在家,始終在一旁站著不做聲的里維突然開口:


「如果不介意,我可以照看阿爾敏。」


「嗯?」


艾爾文站直身體,他看著里維眼底下淺而易見的黑眼圈,搖搖頭道:「不是我不願相信你,里維先生,只是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太好,我不願麻煩你。」


「難道把阿爾敏一個人丟在家這個狀況就很好了嗎?」里維嘲諷地說,他伸手推了一把艾爾文,把阿爾敏拉過自己的身旁,不耐煩的說著:


「好了,不是說了有大問題需要你去解決嗎?你兒子我會好好照顧,就當做是還你醫院那幾日的照顧吧!」


說完,也不等艾爾文有任何表示,逕自就把門關上,艾爾文摸摸鼻子,對於里維雷厲風行的行為他只給予如此的評價:


「其實我一點也不覺得在醫院那幾日的照顧是麻煩,里維先生。」


而回應他的是踹在門上的一腳。


评论
热度(6)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