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燭俱利、鶴俱利)誰與你同深淵中對望01

意外在Google文件中翻到的後續......

前作請往這走:

上: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75dbaa8

中: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760f157

下:http://fassy520.lofter.com/post/286817_7ada8eb

伊達組真是能滿足我各種寫現代AU的慾望,伊達家的甜心媽媽(?)果然不是浪得虛名的


正文


每一天的診療結束後,燭台切光忠總是會來到這間病房坐著,有時什麼也不做,就靜靜的看著病床上沉睡的人,認真的數著眼皮上到底有幾根睫毛...

Nobody's Home 下(現代AU、燭俱利、鶴俱利)

總算是寫完了......這幾天無暇顧及這篇,總算是有時間把這篇結束掉了(吐血


正文


在艾爾文衷心的建議下,燭台切光忠最終選擇了一部關於逃亡、酒精、激情的愛情片。


他的直覺告訴他,"大俱利伽羅不會喜歡這部片的",但沒辦法,除了性和愛,他真不知道艾爾文口中"製造氣氛"的片有什麼?


就像他想像不出他跟大俱利伽羅抱著一桶爆米花,開心的看著家庭喜劇片的樣子,同樣的他也想像不出一部勵志向上的紀錄電影會讓大俱利伽羅……


……


………


算了,他還是在店員的強力推薦下先租這一部試試看好了。...


Nobody's Home 中(現代AU、燭俱利、鶴俱利)

對不起我食言了,說好下篇完結結果在我的話嘮下又被迫拆成中,不過我發誓下篇絕對完結!因為我已經沒梗了

然後...我要向光忠懺悔一件事情,因為繁體中文的關係,日文的"燭台",就相當等於繁體中文的燭臺,然後一整篇下來我也打的非常爽根本沒注意人家的台變成了這個臺,衷於原作的關係,我會將上篇全部改過來如果之後還有看到錯誤的話就忽視吧(喂


正文


最終大俱利伽羅還是沒走成——應該說,他被這位熱心過頭的屋主給“軟禁”在此地。

說是軟禁也未免誇大其詞了,準確來說,在大俱利伽羅半威逼、半利誘的被燭台切光忠哄著喝下那碗湯的早晨清醒後,這間漂亮溫馨的屋子就不停的充斥著“讓我走!”“不準走!”的激烈...

Nobody's Home 上(現代AU、燭俱利、鶴俱利)

被日本史搞到快起笑,來寫點真‧CP轉換點心情

但說是CP其實不過就是燭→俱利直男←鶴這樣的感覺

用自己擅長的文風寫果然速度快多了~小獅子我沒在說你不好!不過第一次寫刀劍亂舞的AU設定,很怕OOC倒是真的=_=

靈感來自於Avril的Nobody's Home,劇情也很老梗的用了一點黑道對我就是這麼瑪莉蘇的人

然後標題也很無恥的直接挪用歌名(毆

太長了分上下篇,以上ˇ


正文


燭台切光忠無法說出他現在是什麼感覺。

準確的來說,面對現在的狀況,他無法完整的描述他現在的感受。


有個年輕人奄奄一息的倒在他的家門口——他看起來糟透了,他的頭髮亂成一團,像極了燕...

那個房客10(AU、團兵)

哈德遜太太在這個新年病倒了——很突然地,但事實確實是如此,老太太的關節炎時好時壞,只不過在她唯一的兒子死在軍中後變得更嚴重了,艾爾文一直都知道,所以在與莎拉離婚以後他才會毫不猶豫搬到這間曾經度過漫長的學生時代的公寓。

里維則是感到非常錯愕,畢竟這位和藹的老太太會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打掃公寓門口,她充滿熱情,時常帶著烤好的藍梅派分享給這棟樓的所有住戶,沒有人會不喜歡她,同樣的,她也關心著所有的人。

但此時,剛過完一個溫馨的聖誕節,閉著眼睛迎接新年的來臨,大家彼此互道新年快樂的時候,這位向來硬朗的老太太卻病倒了,見慣生死的里維還是覺得有點傷感,他低頭看向身旁強忍傷心的阿爾敏,伸手揉亂他的頭髮,柔軟...

那個房客9(AU、團兵)

【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艾爾文笑了,想到那位冷漠的里維先生竟然願意接管這種不屬於自己的"麻煩事"他忍不住有種自己是否是特別的感覺。


當然,這可不能讓他聽見,不然依他的經驗他絕對會讓自己成為真正"特別的"。


拉緊身上的大衣,艾爾文決定讓自己享受走在道路上的感覺,儘管遠在城市另一頭的奈爾已經急得可以把他生吞活剝了。


------------------------------------------------------------------------------------


「把東西放在椅子上就行了…...

那個房客8(AU、團兵)

里維猜想他現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因為他完全沒想到會在此刻遇見前幾天才被他無情的下了逐客令的人。

而事實上,在艾爾文眼裡,里維現在的表情活像吞了一隻蒼蠅般難受。


「早安,里維先生。」

「呃…早安。」

艾爾文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容,他感覺得到里維在面對他時比以往都來的緊張。他猜想,也許是里維那天無禮舉動讓他以為自己有受到冒犯,這讓他覺得很新鮮。在他的記憶裡,里維給他的印象與他認知的日本人有所不同,他冷漠、疏離、說話刻薄、他並不將人放在眼裡,說實話,要不是阿爾敏的關係,在與他互相比鄰的一個月裡,他並非完全沒見過他,但里維表現出的反應好似沒有他這位「高大和善」的鄰居,這讓艾爾文覺得他很特別...

那個房客7(AU、團兵)

「好了,兒子,去把你的蝙蝠先生拿來,我們該出發了。」
「爸爸!爸爸!我可不可以把超人先生一起帶去?我想他跟蝙蝠先生放在一起應該很好看!」
「當然可以。」艾爾文笑著用兩指輕彈他的鼻頭,「他們現在是屬於你了,你有權"處置"他們。」
「太棒了!」阿爾敏開心的高舉手上的蝙蝠俠模型,得到首肯的回應讓他忘了手中還抱著一隻漆黑的騎士,著急的奔回臥房準備拿起他的搭檔一同拯救世界。

艾爾文眼帶笑意的望著阿爾敏的身影消失在轉角,確定聽到房內響起阿爾敏翻箱倒櫃的聲音,他拿起放置在桌上的藍莓派咬了一口,酥鬆香甜的外皮包裹著酸酸甜甜的藍莓醬內餡,咬下吞入口中的同時少許的外皮屑屑順著衣領掉落在地。這原本是哈德遜太太準備給里維...

那個房客6(AU、團兵)

至於里維到底有沒有被收買,相信在吃完最後一塊藍莓派後他一定可以為我們解答。

「嘿…留一塊給我,我今天還沒吃到--」「在過去的日子裡幾乎每天都能吃到的人認為在這個時候跟病患搶食是正確的行為嗎?」里維不屑的斜睨坐在一旁的人,他大聲嚷嚷:「承認吧,史密斯!你當初主動要照顧我的原因就是企圖哈德遜太太的藍莓--」「小聲點,我沒說我不承認--」「艾爾文!不要承認的這麼爽快--該死的…我的胸腔好痛!」

「你知道嗎,我發現你只有在咬牙切齒的時候才肯叫我的名字。」艾爾文輕拍里維背部幫助他緩過氣,他拿起放置在矮櫃上的水杯遞到里維嘴邊。「喝口水吧,剛剛大吼你一定累壞了吧?」
「哼,你以為是誰的錯。」里維一把拿過艾...

百年孤寂2(AU、團兵)

換種新寫法,更新什麼的別太期待


※11/23更新後半段


出了地鐵站,里維順著人行街道來到一家書店,書店門口兩側掛了兩塊比門還高的透光玻璃,那上面永遠是一塵不染,當人們經過時總會下意識止步,就像小孩被糖果店的裝飾巧克力吸引注目光,大人們也會因為它的高透反射而停下腳步望著鏡中的自己,撥弄著頭髮、整理起皺摺的衣襬,他們先讓自己保持最佳的完美狀態,接著才會開始意識到自己站的是一家書店,而不是服飾店的試衣間。


門口上方掛著的聖誕鈴響起叮咚叮咚的清脆聲,這在平時是普通的風鈴,但為了呼應聖誕節即將到來,佩托拉用梯子把原本掛著的風鈴拿下來,換成每戶人家都會...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