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修改後重發)鵺與獅07

「童子切大人。」


童子切隨著話音回過頭,他看到長廊的另一頭信步走來一名年輕人,他的腳步輕如鴻毛,每一步都像是踏在雪上卻從不留下痕跡,但童子切卻像是早已習慣來人那輕巧詭異的步伐,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直到那人恭敬的向他行了一個人禮,他才淡淡的開口:


「小草丸。」


「大人。」來人低頭恭敬的應了一語,見狀,童子切挑起一邊眉,伸手輕拍他的肩膀,語氣淡然的道:「你我本是同源,何必拘泥於這點禮節,下次就直接應答吧。」


來人——小草丸低聲道:「我們雖是付喪神,但活在這世間已有百年時光,行為舉止上已與人類並無二致,所以這禮數,在下是萬萬不敢省的。」

聞言,童子切閉上嘴也不再勸說,對於一生活在循規蹈矩的人來說,要他拋棄禮節不顧或許就如讓他放棄信條般困難,只是……童子切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多希望他的同伴能有眼前的付喪神十分之一的穩重就好,那麼或許在處事方面他能輕鬆許多,而不是一手提著本體,準備去找那個帶著孩子不知去哪開小差的同伴,談談前幾日所耗費的“戰損”。


「童子切大人您…」小草丸眼尖的瞄到童子切握著本體的手青筋畢露,於是給了他一個了然的眼神。「您這是要找雷上動大人嗎?」

聽到那個“關鍵字”,童子切的口氣忍不住冷下幾分。「沒錯,你方才可有瞧見他?」


「不。」小草丸搖搖頭,開口時語氣有些不好意思。「我與主上適才抵達大宅不久,這會什麼人都還未瞧見,主上已到前廳與賴政大人商量大事,而我是為了尋找獅子王大人,才信步到這來的。」



童子切點點頭。「那好,祝你早日找到獅子王,只是…」突然間,他的話鋒一轉,語氣變得冷酷又刻薄,那個表情…小草丸忘不了,就像是百姓的父母每天夜裡都會警告睡不著的孩子,若是不聽話酒吞童子就會將他們吃掉般,比起那刻意營造出的恐怖表情,小草丸更堅信,眼前的這張臉,絕對是能比酒吞童子做出更加殘忍的事。



「如果找到他們,麻煩替我轉達一聲,我佩服他們有反抗的勇氣,但相對的,也請他們做好付出相同代價的準備。」





「您們聽到了吧?」小草丸嘆了一口氣。「童子切大人這次是動真格了。」


躲在角落的人影似乎是為了躲避光明而縮成一團,但雖是如此,小草丸還是從那昏暗的角落裡看到另一雙更為嬌小的雙腿試圖藏在他身後的衣衫下擺裡。


「獅子王大人。」小草丸面無表情的盯著那雙腿。「您知道這是行不通的吧。」

「嘿嘿,小草丸哥哥。」獅子王的小臉從雷上動的衣衫裡冒出,小草丸這時才發現獅子王竟是整個人藏在雷上動的衣衫裡僅冒出一顆頭。「這麼快就被你發現了啊。」

「小草丸你真沒勁。」雷上動故作老成的嘆了一口氣。「你應該幫著我們把安綱騙到訓練場的,這樣我們的“遊戲”就能玩得更持久了。」


小草丸看著到現在還不知道“死”之一字怎麼寫的付喪神,決定不告訴他其實他還看到童子切另一隻手上拿了一條足有人類手臂粗的麻繩,往放置他們的寶物間走去。


「獅子王大人,學習的時間到了,您不該跟著…混在一起的。」


「嘿,我可是知道你省略的話語想表達些什麼!」雷上動不滿的叫道。


小草丸不理會他,只是向著似乎還玩得意猶未盡的小孩招招手道:「走吧,獅子王大人,若是被童子切大人知曉您又落下一門課程,他必定會大發雷霆的。」


“識時務者為俊傑”,一直深暗此道的獅子王聽聞,立馬就從雷上動衣衫裡鑽出來。


「唉唉,遊戲這麼快就結束啦?」雷上動看著上前牽住小草丸手掌的獅子王,頗為遺憾的說著。





在檢查了前些日子交代完獅子王必須書寫完畢的課業,在小小付喪神的央求下,小草丸取出了一直放置在書房的棋盤,而在落下一枚棋子後,小草丸想起了方才他與雷上動胡鬧的事,不甚贊同的搖頭道:「獅子王大人,您剛才不該跟著雷上大人一同胡鬧的。」


注意力全放在棋盤上,苦思著下一步該如何下手走的獅子王全然不甚在意的道:「雷上動哥哥只是帶著我玩一會罷了。」


「但您的課業還未完成不是嗎?」


聽聞,獅子王露出了與年紀不符的奸詐表情:「其實早就完成了,只是童子切哥哥最近管教甚嚴,他不許我花費多餘的時間在玩樂身上。」


小草丸看著露出與雷上動“做壞事”時如出一轍的表情的獅子王,不自覺嚥下了差點脫口而出的話。


沉默了好一會,他有些無奈的道:「童子切大人是為了您好,您還是不該忤逆他的。」


像是想起了什麼,獅子王嘟起小嘴不滿的說道:「我明白哥哥的意思,只是最近不管是爺爺也好,還是童子切哥哥也好,每個人都神秘兮兮的整日裡不知行蹤,沒人可以說說話我都快憋瘋了,正巧雷上動哥哥到書房來找童子切哥哥,我才央求他陪我玩一會的。」


小草丸看著棋也不下了,趴在桌上變得意志消沉的小孩,上前摸了摸他的頭也不說話。



久壽年間,近衛天皇的身子愈漸孱弱,到了最後,竟如風中殘燭的老人般奄奄一息的長年臥居在床,此時朝廷的勢力已明確劃分為雅仁親王與已被迫禪位讓的崇德上皇兩派,雖是如此位居上位的鳥羽法皇扔大權掌握,成為多方勢力的領頭羊。而皇族的一分為二,也牽動著底下的攝關貴族各自分裂,人人都想成為權力鬥爭下最大的受益者,利益的誘惑、野心的膨脹,讓『貪欲』長年壟罩在朝廷的上空。


在源賴政五十年的歲月裡,做為一個武士世家,他一直烙守著武士道的精神,從他那位赫赫有名的先祖源賴光大人算起,他是第五代武士,也是除了源氏大宗以外另一分支的當家,饒是如此,從他年輕接任當家的位置到現在,所處的政治地位也不過是被王宮的大臣使喚的武士身分,地位既無提升,俸祿也是紋絲不動。直到鵺的作亂——他因為先祖的傳說而被成為那萬中選一降妖除魔的武士開始,平家的邀請函,似乎是另一個轉折的開始。那是個勢力龐大的家族,平清盛雖貴為武將,但做為崇德上皇眾人"心照不宣"的親信,說出口的話卻如同王宮大臣般有份量,皇室的不安寧,武士的權力壯大,一再顯示現在的時勢已經是要選擇靠攏其中勢力龐大的一方了,而不否認他也是有野心的,他想把源氏帶往另一個高峰,他想成為除了先祖以外,能夠永久記載在史冊裡的人物。



利用他所剩不多的日子裡——


「獅子王」是退治鵺有方,天皇特意御賜給他的,給予的不只是源氏的驕傲,也是他做為一個正統武士的肯定。



“勇”要求武士具備敢作敢為、堅忍不拔的精神,同時要有高強的武藝。 

“義”是武士准則中最嚴格的教誨,要求武士必須遵守義理和道德。


盡心教導他身為源氏的刀,生於戰場,死於戰場,是必須的,遇敵上前,絕不膽卻,是應該的。



如果說驍勇善戰是源家人的天性,那麼不屈而死就是源家人的驕傲。



---------------------------------------

感謝基友的小科普!

源賴政郎黨渡邊唱所持太刀—小草丸,伯耆國有綱作。



渡邊家做為世代侍奉源氏的家族,想必與源氏不管是政治、或是生活都有所牽扯,於是就私設了小草丸做為小獅子成長的道路上,也是位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也許在平等院的那場戰役裡,他至死都還與獅子王在一起(笑

评论
热度(21)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