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鶴獅小段子

昨日Lofter破百指定文

summary:現代AU、傻白甜、OOC、小段子系列、其實寫到後面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寫些什麼了

正文

0.

不管時間經歷了多久,鶴丸國永總能回憶起當下最深刻的悸動。

1.

那個男人總是坐在門口靠窗的位置,點上一杯義式濃縮咖啡後就打開筆記型電腦,一待就是一個下午。

獅子王站在吧檯後方擦拭托盤,對於他所任職的咖啡廳來說,沖泡咖啡這項技術活永遠落不到他頭上,於是工作的這些年來,他還是只能當個外場服務生,擦擦桌子、送上餐點什麼的。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至少老闆對於員工的待遇還是非常優渥的,時不時讓他們下班時帶走賣不掉的小糕點。

「獅子王。」老闆鶯丸托著下巴坐在吧檯注視著如同往常點了一杯咖啡後就沒有動作的男人,他看著升起裊裊白煙的咖啡杯突然冒出了一番話:

「想辦法讓那個人的帳單多出除了一杯咖啡以外的金額,做不到就扣你薪水。」

好吧,看來他是該重新審核這間店對於員工的待遇問題了。

2.

「為什麼?」獅子王悄悄的在他身後翻了一個白眼,他甚至連問都不需要就知道鶯丸口中的男人是誰。他放下托盤重新拿起一塊乾淨的布就開始擦拭起倒扣在桌上的杯子,假裝隨意而不動聲色的道:「你知道對於這間沒有限制最低消費的咖啡廳來說,想要從顧客的手上爭取到任何一毛錢都是困難並且艱辛的,更何況它只是一間咖啡廳。」

「我知道。」鶯丸捂著胸痛心的說:「但你可清楚對於一間“小小”的咖啡廳來說,若是客人只點了一杯“最便宜”的咖啡就佔據了窄小的店面的桌子一個下午,對於一家店的營收將如何造成空前絕後的影響。」

獅子王放下杯子剛好與抬起頭的鶯丸視線交錯,他們對視了良久,直到鶯丸比出了國際通用的金錢手勢他才頹敗的敗下陣。

「好吧,你想讓我做什麼。」獅子王問,看見鶯丸笑咪咪的準備開口,他又立馬強調一句:「別想讓我做違法的事。」

3.

鶴丸國永如同往常帶著他的手提式電腦來到這間位在他住家附近的咖啡廳,打算利用午後寧靜的閒暇時光來盡點他工作上的職責,於是他同往常般拉開掛有風鈴的玻璃大門,打算靠著一杯濃縮的咖啡就讓自己步入創作的殿堂。

他腳步沉穩的走到平日裡習慣坐的位置上,剛把手提式電腦放下沒多久就聽到服務生靠近的腳步聲,推正了只有工作時才會戴上的眼鏡,他抬起頭準備向平時那位有著一頭耀眼金髮的男孩點餐,卻被對方的打扮當場愣住。

「這位先生,請問你想點些什麼?」獅子王鎮定的問,顯然他試圖用面無表情來掩飾從內心發出的羞恥感。

「哇嗚…我還真不知道你們改了營運方針,這裡顯然變成了一間女僕…不,“男僕”咖啡廳了不是嗎?」鶴丸國永探頭朝玻璃窗外的招牌看了一眼,轉回頭饒有興致的對他道。

「事實上,稱呼我為女僕也沒錯。」獅子王站在桌邊半彎下身,低領的荷葉邊領口不巧的露出了他白皙的胸口擠壓出的淺淺溝槽,他不會承認為了誘惑這個在他老闆眼中的“小氣先生”他前一晚被逼著做了多少“殘忍而不人道”的訓練,他拿出鶯丸精心設計過的菜單,指著當中最貴的價目,眨了眨無辜的大眼(鶯丸特別強調必須是無辜),誠懇的對他道:「這個玫瑰芬芳香草蛋糕甜而不膩,是最適合先生搭配的義式濃縮咖啡了。」

「你真是貼心,竟然記得我每次都點了些什麼。」

那是因為你點的金額每次都讓我的老闆險些抓狂。獅子王在心理默默的想著。

「那麼先生。」獅子王清清嗓子,擺出一副他自認為親切有禮的笑容,實際上在熟悉人眼中是那種“你敢不買我的東西我會讓你後悔一生”的微笑。「你想好點些什麼了嗎?」

哇嗚,真是嚇到我了。鶴丸國永一面這麼想著,另一面心臟開始不受控制的瘋狂跳動。

4.

在貢獻了無數次的金錢在這間咖啡廳的營業額身上後,老闆終於答應漲工資的獅子王眉開眼笑的對著趴在桌上苦笑的鶴丸國永高興的道:「好啊,我們去約會吧!」

5.

「你們之間的交往簡直是場災難。」鶯丸坐在吧檯邊上吃著蛋糕如此評價道。

「嘿,這可不是我的錯。」獅子王不滿的抗議。

「我知道,但是你看看。」鶯丸拿起叉子指著前方搖頭歎息:「你的戀人竟然就是你最好的朋友的叔叔,你說,還有比這更糟的事嗎?」

聞言,獅子王又將頭縮回吧檯裡無言以對。

「所以,」大俱利伽羅咬著牙壓抑著怒氣對著眼前的男人低聲道:「你說你跟獅子王正在交往是真的?」

對此鶴丸國永是這麼回答的:「俱利伽羅你該喝杯茶降降火了,雖然這間老闆的咖啡泡的不怎麼樣,但他的茶我想還是能夠足以入喉的。」

「別轉移話題!」大俱利伽羅忍不住低吼,他的聲音隨著他的情緒有逐漸高昂的跡象:「你怎麼…你怎麼能夠…!他還是未成年!」

「我想這句話你同樣應該也要對燭台切這麼說。」鶴丸無奈的攤開手。「我記得他的年紀並沒有比我小幾歲。」

大俱利伽羅滿臉羞憤的站起,他好幾次張口似乎想說些什麼又緊緊閉上嘴,那副不斷喘氣的模樣讓鶴丸國永擔心的想著他似乎馬上會倒下來。

而就在鶴丸國永想拉住他的手對他說“對不起是叔叔錯了,你還是趕緊喘一口氣吧。”時,大俱利伽羅突然奔到吧檯邊拉起偷偷躲在角落裡不敢看一眼戰況的獅子王拔腿就朝門外奔去,而一面奔跑的同時獅子王還不忘舉起拳頭對著鶴丸國永揮舞著。

「嘿!獅子王現在可是你的上班時間呢!」鶯丸跑到門口朝著早已遠去的兩人大聲呼喚著。


彩蛋:

「不好意思上班時間是不能摸魚的。」

「簡單的聊一句也不行?」

「…先生,你來這裡沒有百次但也有數十次了,但我可從沒看出你有想跟我“簡單的聊一句”的跡象。」

「那是因為我從沒看過你穿女僕裝的樣子,說真的你老闆真的不考慮改成經營女僕咖啡廳嗎?我想絕對會比他賣的咖啡生意要來得好的。」

「……」

……

………

「獅子王?」

「……」

「小獅子~~?」

「幹嘛!?」

「我想追求你,你知道嗎?」

「……」

「哇嗚,你臉紅了~」

评论(2)
热度(23)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