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那個房客6(AU、團兵)

至於里維到底有沒有被收買,相信在吃完最後一塊藍莓派後他一定可以為我們解答。

「嘿…留一塊給我,我今天還沒吃到--」「在過去的日子裡幾乎每天都能吃到的人認為在這個時候跟病患搶食是正確的行為嗎?」里維不屑的斜睨坐在一旁的人,他大聲嚷嚷:「承認吧,史密斯!你當初主動要照顧我的原因就是企圖哈德遜太太的藍莓--」「小聲點,我沒說我不承認--」「艾爾文!不要承認的這麼爽快--該死的…我的胸腔好痛!」

「你知道嗎,我發現你只有在咬牙切齒的時候才肯叫我的名字。」艾爾文輕拍里維背部幫助他緩過氣,他拿起放置在矮櫃上的水杯遞到里維嘴邊。「喝口水吧,剛剛大吼你一定累壞了吧?」
「哼,你以為是誰的錯。」里維一把拿過艾爾文遞到嘴邊的水杯,毫不客氣的一口飲盡。
「那麼作為道歉,我決定要把哈德遜太太給我的禮物交出來。」


「我的換洗衣物!」里維驚訝的一把搶過艾爾文從身後遞出的手提袋。「你怎會有--我是說,你怎麼拿到的?」
「這不難。」艾爾文聳聳肩,「不過就是我從家裡出來時,哈德遜太太連同藍莓派塞給我的,她說是她在超級市場採購時遇到魯本森先生,魯本森先生請她拿回去的。」
把里維沒有空餘的手可以握在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艾爾文繼續道:「順便我還要形容一下當時魯本森先生的口吻,根據哈德遜太太的描述,他對你已經放置在他店裡三天沒拿的衣物感到非常不悅,甚至合理的懷疑你一定是不想要這些衣物才送到他店裡清洗而遲遲未領回。」
「那個老傢伙!」
「別急,夥計,這還有後續。你知道最後是誰付的款嗎?是哈德遜太太,而且他還藉此敲詐一筆他所謂的『置物利息金』來供應明年他到紐約觀看洋基隊的旅遊基金。」


聽聞里維深深地吸一口氣:「你知道嗎,史密斯,你不該告訴我這些的,因為我現在就有弄死那老傢火的衝動!」
艾爾文沒回答,他只顧著把另一個提袋的物品依序排出來,「你要不要洗澡?這裡有我從藥局買來的清潔用品。」他晃了晃手中洗髮精道。
「太棒了,艾爾文!這終於是我今天聽到你說出的人話了!」
「……你是個勢利的傢伙。」
「我從沒說我不是啊。」里維開心的笑了起來。

「知道嗎,你是第二個我幫忙洗澡的人。」把蓮蓬頭的水龍頭打開,艾爾文不顧里維的抗議讓他仰坐在椅子上,他輕輕把他的頭放空在浴缸上方,在將毛巾分別塞在頸後跟鎖骨的衣服前面,艾爾文用手測試水的溫度,待調和到適宜的溫度他開口:「來,現在聽我的話把眼睛閉上。」
不住地在椅子上扭動身體,這樣的行為顯然讓里維感到彆扭。「請讓我說明清楚,是『洗頭』,不是『洗澡』。」

「呵。」艾爾文輕輕笑了起來,他的手指輕柔卻有力的按壓在里維的頭部上,這看似嫻熟的動作讓里維很訝異竟然會出現在一個與美髮業完全絕緣的大男人身上。但是過了幾分鐘等到艾爾文把他頭上能按的地方全按一遍以後,他開始發現這『看似』嫻熟的技巧卻出現令人生疑的地方。
「喂……你在我頭上倒了什麼東西?」
「消毒水啊!你不是要求”乾淨非常”嗎?」

「你!」里維氣結的想起身破口大罵,卻意外牽扯到胸口肋骨斷裂的傷處,他頓時疼得全身抽蓄、倒坐不起,艾爾文見狀關閉還在噴水的蓮蓬頭,緊張得輕撫他的背部幫助他放鬆。經過一會,待里維發白的臉龐恢復血色以後,艾爾文繼續拿起蓮蓬頭將水溫調低,用冷水將毛巾沾濕,輕輕擦拭他的臉頰,卻被里維不領情的揮開,「你這混蛋--說!第一個可憐的受害者是誰!」

「沒那麼嚴重吧。」艾爾文無辜地眨眨眼,對於里維的怒火從何而來他感到很困惑。
里維氣得想伸手掐住他,但他抑制住自己的憤怒,強忍咆哮的衝動冷靜地道:「你自己洗頭該不會也是這樣吧?」
「當然不。」
他伸出手臂想抓住他,「那你還往我頭上倒!」
「嘿冷靜點!這對人體沒壞處!」艾爾文緊張的兩手阻擋里維的進攻,害怕被誤傷他趕緊保證:「是藥劑師這麼說的!」
「哼!」里維兇狠地瞪著他,顯然艾爾文誠懇的保證還不足以讓他信服。

見狀艾爾文手指放在里維的肩膀企圖按壓他的肩膀舒緩他緊繃的神經,里維經過一番掙扎,在艾爾文的勸說下最終勉為其難的接受好意,有力地按壓準確而道位,這帶有討好意味的按摩顯然對他很受用,里維的怒氣減緩許多,他忍不住閉起眼舒服的哼了口氣:「你可以繼續說了。」
「什麼?」
「一開始的,你不是想說些什麼嗎?」
「喔。」艾爾文拿起蓮蓬頭準備沖洗頭殘留的藥劑。「第一個讓我親自清洗的是阿爾敏,那也不過才三年前的事。」
他拉開水龍頭把水溫調道適宜的溫度,「那時阿爾敏已經一歲多了,但因為是早產兒的關係,他不過跟幼犬一樣大。」他在手上比出一個形狀。
「原諒我的無禮,但我想阿爾敏那時一定很可愛。」里維輕聲的哼笑。
「是很可愛,但同樣的也很脆弱。」艾爾文力道適中的按壓里維的頭部,「當莎拉把他交到我手中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竟然要幫這麼小的生物洗澡。」
「莎拉?」
「抱歉我忘了說,她是我前妻。」
「喔,那沒事了。」

「當時她要去處理她以前的問題——我是說,在我們結婚之前就該結束的問題。」
「沒辦法讓妻子把以前的關係都結束,艾爾文你真是個失敗的男人。」里維嘲諷地說。
艾爾文忍不住苦笑:「在這點我無法否認。」
「然後呢?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當下我確實是束手無策了,那時我每天早出晚歸的工作,從沒想過我兒子竟然已經從當初皺成一團的猴子變成一個人了。」艾爾文把花灑噴出的水輕輕往里維頭上沖,「我手裡抱著阿爾敏,愣在原地好一會,直到距離莎拉出門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我才想起我要做些什麼。」
艾爾文輕聲笑了出來:「那時我走到浴室裡,看著澡盆想也沒想,就把阿爾敏直接丟在浴盆打算直接幫他沖澡,幸好莎拉及時回來,不然今天我可能不會在這裡了,莎拉那時還吵著要離婚呢。現在想想這還真是件瘋狂的事。」
「喂喂喂,這可不是件好玩的事!」
里維騰地從椅子上坐起,他把艾爾文抓在手上的蓮蓬頭扔開,怒目橫眼的瞪著他。

 


「想知道什麼才是瘋狂的事嗎?」
艾爾文無辜地眨眨眼:「什麼?」
里維奸巧的笑了起來:「走吧,讓我帶你見識什麼才叫"瘋狂的事"」

评论
热度(5)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