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吃就不產糧、沒得吃只好獨自生糧

(燭俱利、鶴俱利)誰與你同深淵中對望 不負責任番外1

最近被生活虐成狗,隨便寫點什麼讓自己輕鬆點吧,唉


正文


「尼采曾說:『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在我年幼時,我總害怕床底下的怪物會趁我熟睡時悄悄吃掉我;或是當我因為一件事而開心得大笑時,冷靜下來後會發現這一切不過是一場騙局。」



當鶴丸國永把最後一件衣服放進行李箱而鎖上扣鎖後,他轉過身對著始終促立在門旁看著他的大俱利伽羅咧嘴一笑:「每位看到你的醫生對於你的清醒都認為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我想他們是對的,畢竟可沒有一位植物人在清醒過後對於自己昏迷一年之久感到無所謂,甚至睜著那雙大眼瞪著辛勤幫他整理行李而浪費一個上午的善心人士。」

「你…」大俱利伽羅開頭說了一個字,便不自覺低下頭。「肯跟我說話了…?」


門邊的大俱利伽羅沒有了以往目中無人的態度,話語帶出的情緒更多的是落寞卻帶著期盼,這卻讓鶴丸國永忍不住歎了一口氣:「說與不說,對於改變現況已無區別。」

大俱利伽羅猛地抬起頭:「什麼意思!?」


鶴丸國永沒回答他,他默默的往病床上坐下,右手撫上潔白的床墊,不管是這病床傳來的消毒水味,還是三条宅邸那張華麗柔軟的寬大雙人床,都比那間破爛小房子的粗硬木板床來得舒適宜人,但不管是躺在三条宅邸那張床上時,還是深夜他趁著所有醫生護士,甚至是燭台切光忠都不在時悄悄襯著月光坐在大俱利伽羅的這張病床上時,都會讓他不自覺想起在那間混著潮濕與霉味的狹窄房間。在那間屋子生活的經歷算不上美好,但卻比任何時刻都讓他來得安心,不需要擔心自己何時會死在誰的手裡,或者被暗殺在城市某個角落,他只需要煩惱如何填飽自己、與身邊人的肚子,煩惱著怎麼讓大俱利伽羅能夠安穩上課學習,想著怎麼樣讓他的人渣養父放棄對他的監護權。他甚至已經為他們想好了未來每個人生階段的規劃,他曾經認為時間於他並無意義,因為在他設想的未來裡每一天都有大俱利伽羅的參與,他有信心能夠讓他們能夠擺脫過去迎接新的一天。


但是現在,他卻連與他擁有短暫的相處都有了困難。


「俱利伽囉。」鶴丸國永垂著頭輕聲的問:「你想去哪裡?」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大俱利伽羅皺著眉反問:「難道你不跟我一起回去了?」

「我說了我已是三条家的人,如今你原來的房子也回不去了,你能去哪裡?」

「我…」大俱利伽羅頓時語塞,隨後撇過頭低吼道:「只要我還活著,難道還到不了我想去的地方!?」



「那你到我家吧。」門外響起一道低沉悅耳的嗓音,這聲音在今天以前大俱利伽羅總會聽上十遍八遍,他突地轉過身去,不巧正好撞上準備踏步走進來的人。


燭台切光忠穩住大俱利伽羅還不甚靈活身體,握住他雙肩的雙掌隱隱傳來沉穩的安定,他微低下頭對著撇過頭不肯看著他的大俱利伽羅,嘴上徵求著懷中人的意見,眼睛卻是看向坐在病床上毫無情緒盯著他的鶴丸國永。


「就來我家住吧,反正你也曾住過一段日子,想必重新適應的情況應該會是良好的。」



……


………


「你跟國永向來只會自說自話。」大俱利伽羅拍開放在他肩上的雙手,冷冷瞥了燭台切光忠一眼後轉身就離開了病房。




「…他的行李還在這裡,你要拿走嗎?這樣他就沒有拒絕的機會囉。」


鶴丸國永舉起手上的行李箱歪著頭對著燭台切光忠燦然一笑。

评论(1)
热度(14)

© 死蠢小精靈的祕密花園❤ | Powered by LOFTER